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强奸了莫愁的徒弟
强奸了莫愁的徒弟

强奸了莫愁的徒弟

杨过随着程英陆无双二人离开坟地,行走了几十分钟,很快回到了陆家庄。

  在路上,程英告诉杨过,如今家里除了陆无双的父母陆立鼎和陆二娘之外,还有大伯陆展元的妻子何沅君。陆展元前些年病逝,何沅君当时就想寻死,还好被陆立鼎夫妇及时阻拦,如今寡居再家,每日吃斋念佛,人很慈爱。

  杨过想不到何沅君在这个时空居然没死,不过想起何沅君应该也是个美貌女子,心中不禁有些期待见到她。

  进到陆家庄,走到大厅,杨过就看见有三人正在厅中发呆。

  其中一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相貌威武;另外二人是女子,都是二十八九岁年纪,其中一女身穿素衣,一张圆圆的脸蛋儿,虽未化妆,但是依然掩盖不住其天姿国色之容,单以相貌而论当还在穆念慈之上,应该就是何沅君了;另外一女年纪稍小,容色秀雅,和陆无双有五分相似,身材玲珑,楚楚动人,国色天香虽算不上,但是也已经是小家碧玉中的高级货了,杨过认得乃是陆二娘。

  然后,杨过却见墙上印着三排手掌印,上面两个,中间两个,下面五个,共是九个。每个掌印都殷红如血。

  “李莫愁!”杨过冷冷一笑,低声说道。

  他这一说话,何沅君三分登时注意到了他。陆立鼎道:“英儿,双儿,这位小哥是……”

  程英和陆无双还未答话,杨过已经抱拳说道:“在下杨过,见过陆庄主!”

  “杨过?”陆立鼎吃了一惊,“可是嘉兴的杨大善人?!”

  “正是在下!”杨过笑道。

  陆立鼎登时肃然起敬,道:“想不到杨公子居然如此年幼,可不知道来此有何事情?”

  杨过转过头,看了看墙上的血手印,道:“可是赤练仙子李莫愁前来寻仇?”

  此时,一直未说话的何沅君开口了:“正是李莫愁,她是来杀我的!”

  陆无双道:“爹爹,赤练仙子是什么?”

  杨过道:“是江湖上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这女子每次要灭门之时,必定在墙上留下一个血手印,如今留下九个血手印,便是要杀了陆家九人!”

  “啊?!”程英和陆无双登时脸都吓白了,陆二娘道:“我家总共才八人,如何而来九人?”

  何沅君道:“想是这李莫愁不知展元……展元已死,唉,这都是我惹的祸……”说到这里,何沅君不禁十分哀伤。

  陆立鼎冷笑道:“上面这两个手印是要给哥哥和嫂子的,下面两个自然是打在你我身上了。第三排的两个,是对付无双和小英。最后三个,打的是阿根和两名丫头。嘿嘿,这才叫血溅满门啊。”

  杨过笑道:“陆庄主,如今令兄已死,恐怕这第一个手掌印是打不上去了!不如我留在此,和你们一起会会李莫愁如何?”

  陆立鼎三人一听这话,吃了一惊,陆二娘道:“杨公子,此事与你无关,且不可在此枉自送了性命啊!”

  杨过呵呵一笑,道:“量也无妨,我也学过武艺,留在此定有帮助,希望陆庄主不要坏了我的好意!”

  陆立鼎夫妇规劝再三,眼见杨过坚决不离开,也只能让他留下。

  这时,只见男仆阿根匆匆进来,垂手禀道:“少爷,外面来了客人。”陆立鼎挥挥手道:“你说我不在家。”阿根道:“少爷,那大娘不是要见你,是过路人要借宿一晚。”陆立鼎惊道:“什么?是娘们?”阿根道:“是啊,那大娘还带了两个孩子,长得怪俊的。”

  何沅君忽然叫道:“哎呀,莫非是义母来了吗?”

  陆立鼎等人一惊,何沅君已经跑了出去,杨过等人赶忙随后跟上。

  来到门口,杨过只见,何沅君正拉着一个素衣妇人在说话。

  杨过看那妇人三十来岁年纪,衣着朴素,容貌秀丽,虽无十分之貌,但自有一股成熟美女的韵味,心中不禁一动,在看他身边二人,可不就是武敦儒、武修文兄弟吗?那想来这个美丽的妇人应该就是武三娘了。

  此时,陆立鼎夫妇出来,何沅君赶紧给他们介绍。

  “二弟,二妹,这是我干娘武三娘。干娘,这就是展元的弟弟立鼎和夫人!还有她们的女儿无双,以及侄女程英……”何沅君说道。

  武三娘和陆立鼎见礼之后,武三娘看到杨过,道:“不知这位小哥是……”

  杨过淡淡一笑,道:“在下杨过,只是江湖一散人而!”

  武三娘点了点头,却也没有在意。

  武敦儒和武修文看着杨过,却是颇有些敌意,显然对这位衣着比他们华丽、相貌比他们帅的多的男孩儿有些不满。

  待的进屋之后,武三娘拉着何沅君去了屋中说话,陆立鼎夫妇安排饭菜招待杨过。

  杨过吃了饭菜之后,走到后院,忽听得东边壁上喀的一响,高处有人。抬头看时,却见武敦儒坐在墙上,伸手正去摘凌霄花。又听墙脚边有人叫道:“小心啦,莫掉下来。”原来程英、陆无双和武修文守在墙边花丛之后。

  武敦儒墙头摘了一朵花。陆无双叫道:“给我,给我!”武敦儒一笑,却向程英掷去。程英伸手接过,递给表妹。陆无双恼了,拿过花儿丢在地下,踏了几脚,嗔道:“希罕么?我才不要呢。”

  程英见陆无双踏坏花朵,道:“表妹,你又生甚么气啦?”陆无双小嘴撅起,道:“我不要他的,我自己采。”说着右足一点,身子跃起,已抓住一根花架上垂下来的紫藤,这么一借力,又跃高数尺,径往一株银桂树的枝干上窜去。武敦儒拍手喝采,叫道:“到这里来!”陆无双双手拉着桂花树枝,在空中荡了几下,松手放树,向着墙头扑去。

  以她所练过的这一点微末轻功而言,这一扑委实太过危险,只是她气恼武敦儒把花朵抛给表姐而不给自己,女孩儿家在生人面前要强好胜,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从空中飞跃过去。那男孩吃了一惊,叫道:“留神!”伸手相接。他若不伸出手去,陆无双原可攀到墙头,但在半空中见到武敦儒要来相拉,叱道:“让开!”侧身要避开他双手。但空中转身是极上乘的轻身功夫,她曾见到父亲使过,连她母亲也不会,她一个小小女孩又怎会使?这一转身,手指已攀不到墙头,惊叫一声“啊哟”,直堕下来。

  杨过吃了一惊,当下身形一闪,飞跃上前,轻轻松松将陆无双抱在怀里。陆无双年纪虽小,却忽然被一男孩儿抱在怀中,不禁脸上一红,但刚才那番惊险却着实吓着了她,她落地之后,赶紧挣脱开杨过怀抱,道:“杨大哥,谢谢你了……”

  杨过淡淡一笑,道:“小事一桩而已。”


  大小武见到杨过露了这手漂亮的功夫,眼中不禁露出了不高兴的神色,显然对杨过出风头很没好感。

  二人对望一眼,均想:“这小子功夫看起来不错,但是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几岁,我二人不妨联手,教训教训他……”

  于是 武敦儒和武修文一起上前,武敦儒说道:“这位哥哥好生厉害的功夫,不如我们来切磋一下,那可好了?”

  杨过一听,冷冷一笑,心道这两个小子还真是不自量力,当下也不拒绝,道:“好啊,就让我见识一下,云南大理一灯大师门下究竟有些什么厉害功夫!”

  二人一听,说道:“好,我这便来了!”说着,二人双拳挥动,打向杨过。

  程英和陆无双看到二人打杨过,都是大惊,正要说话,忽然,武敦儒武修文的拳头打中了杨过的身子,接着二人惨叫一声,身子倒飞出去,摔倒在地。

  “啊!妈啊,我的手断了!”

  “好疼啊……好疼啊!我的手断了……呜呜呜……”

  二武捂着击打杨过的手臂哇哇大哭,原来手臂已经脱臼。

  此时,听到声音闻讯赶来的陆立鼎夫妇、何沅君和武三娘看到这一幕,登时呆住了。武三娘上前,查看了一下二武的手臂,发现都脱了臼,不禁大吃一惊,说道:“怎么回事儿?!”

  武敦儒哭道:“娘,这个王八蛋把我们的手臂打断了,你快给我教训他……”

  武三娘皱了皱眉头,说道:“先别哭,我给你们接上手臂……”

  就在此时,忽然屋顶上有人哈哈一笑,一个女子声音叫道:“但取陆家一门八口性命,余人快快出去。”

  杨过听出是洪凌波的声音,随各人一齐抬头,只见屋檐边站着一个少年道姑,其时月亮初升,月光映在她脸上,看来只有十五六岁年纪,相貌秀美背插长剑,血红的剑涤在风中猎猎作响,正是洪凌波。

  陆立鼎朗声道:“在下陆立鼎。你是李仙姑的门下么?”

  洪凌波嘴角一歪,说道:“你知道就好啦!快把你妻子、女儿,婢仆尽都杀了,然后自尽,免得我多费一番手脚。”这几句话说得轻描淡写,不徐不疾,竟将对方半点没放在眼里。

  陆立鼎听了这几句话只气得全身发颤,说道:“你……你……”一时不知如何应付,待要跃上厮拚,却想对方年幼,又是女子,可不便当真跟她动手,正踌躇间,忽觉身旁有人掠过,武三娘已纵身上屋,手挺长剑,与那小道姑斗在一起。

  武三娘身穿灰色衫裙,洪凌波穿的是杏黄道袍,月光下只见灰影与黄影盘旋飞舞,夹杂着三道寒光,偶而发出几下兵刃碰撞之声。

  杨过看着二人武功,见洪凌波手中一柄长剑守忽转攻,攻守倏变,剑法凌厉。武三娘凝神应敌,乘隙递出招数。斗然间听得铮的一声,双剑相交,洪凌波手中长剑飞向半空。她急跃退后,俏脸生晕,叱道:“我奉师命来杀陆家满门,你是什么人,却来多管闲事?”

  武三娘冷笑道:“你师父若有本事,就该早寻陆展元算帐,现下明知他死了,却来找旁人晦气,羞也不羞?”洪凌波右手一挥,三枚银针激射而出,两枚打向那妇人,第三枚却射向站在天井中的何沅君和陆立鼎。这一下陡然而发,出人意外,武三娘挥剑击开,杨过飞跃到何沅君身边,将她拉开,陆立鼎低声怒叱,伸两指钳住了银针。

  洪凌波微微冷笑,翻身下屋,只听得步声细碎,飞快去了。杨过冷笑一声,身形一闪,随即跟了上去。

  杨过一路跟着洪凌波,他武功之高,实已到达入神坐照的绝妙境界,此时跟在洪凌波身后,洪凌波丝毫没有发觉。

  待的行到荷花池边,杨过登时看见那里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美貌道姑,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年纪,一张可人的瓜子脸,相貌秀丽,妩媚动人,完美的身材包裹在宽松的道袍当中,却显得分外诱人,正是赤炼仙子李莫愁。

  洪凌波走到李莫愁身前,正要说话,李莫愁却是瞪着她的背后叫道:“你是何人?!”

  洪凌波吃了一惊,转过头一看,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英俊少年正站在她的面前,正是刚才在陆家庄见到的杨过。

  洪凌波大吃一惊,心道此人跟在自己后面,自己竟然丝毫不知,若是刚才他突然袭击,自己如何还有命在?

  杨过淡淡一笑,看着李莫愁,说道:“这位想必就是李莫愁李仙子吧?”

  李莫愁打量了一下杨过,见他年岁尚轻,轻功却如此了得,心想江湖上何时出了如此高手?当下说道:“正是,不知尊驾乃是何人门下?来此有何贵干?!”

  杨过嘻嘻一笑,说道:“素闻李仙子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美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你看看,这胸部,这屁股,这腿,要是脱光了看看,却也不知能有多美……”

  “你……你这小子,满嘴胡言,竟敢辱我!”李莫愁又惊又怒,她向来高傲,何曾被人如此用言语调戏过?当下挥起拂尘,朝着杨过打来,一出手就是极其狠辣的招数,看来是定要取了杨过的性命。

  杨过冷笑一声,伸出手去,看似轻微一抓,瞬间就将那拂尘抓住。

  李莫愁花容失色,她出道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可以抓住她的拂尘,她赶紧用力拔弄,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撼动拂尘分毫。

  杨过嘻嘻一笑,道:“李仙子好香的身子,过来,且让我抱抱……”杨过说着,伸手一拉,李莫愁“啊”地叫唤一声,身子竟给杨过拉了过来,一把被杨过揽入怀中。

  “啊……”李莫愁叫唤一声,她生平最是贞洁,可是从来没被任何男人抱过,此时忽然被杨过抱入怀中,真是又羞又气,叫道:“恶贼,我杀了你!”说着,挥舞五毒神掌,就朝杨过胸口劈来。

  可是她的武功跟杨过相比相差何止数倍?杨过嬉笑着抓住李莫愁的手臂,然后伸手点了李莫愁身上的穴道,嬉笑道:“李仙子当真是美貌无比,身上清香无比啊!”

  洪凌波在一旁见师傅被抓,不禁大怒,叫道:“恶贼,放开我师傅!”说着,也不顾及自己武功和杨过相差不知道多少倍,挺剑朝着杨过刺了过来。

  杨过哈哈大笑,放开被点了穴道的李莫愁,上前轻易制服了洪凌波,然后将完全无法动弹的两个美女,笑道:“哈哈……二位美人儿,咱们找个地方乐呵乐呵……”

  洪凌波和李莫愁吓得魂飞魄散,李莫愁叫道:“恶贼,你放开我……放开我……要是你敢动……动我……我就把你剁碎喂狗……”

  杨过才懒得理他呢,抱着洪凌波和李莫愁,就径直飞跃而去。

  他,绑架了李莫愁师徒!

 

  将李莫愁师徒带到了当年前世自己所住的破窑内,杨过放下两个美女,嘿嘿一笑,说道:“李莫愁,洪凌波,你们两个在江湖上作恶多端,今日终究落在我的手上,且还不是要束手就擒吗?!”

  李莫愁听了这话,身子一抖,接着说道:“我一生杀人无数,想不到今日居然落入你的手上!也罢,你要杀就杀,你且看我会不会皱眉头?”

  “呵呵,我绝对相信李仙子你不怕死……我先把你身上的银针搜出来再说……”杨过说着,伸手在李莫愁和洪凌波身上搜索起来。

  “啊……你干什么……别乱摸……”李莫愁和洪凌波又羞又气,大叫道。

  可是杨过才懒得跟她们说,很快就在她们的身上将冰魄银针全搜了出来,然后全用内力震断了。

  接着,杨过嘻嘻一笑,取过一块布塞住李莫愁的嘴,让她不至于咬舌自尽,接着伸手解开洪凌波的穴道,但是封住了她的气海穴,让她用不出武功,然后杨过一把抱住了洪凌波的身子,柔声道:“凌波,你长得如此美丽,不如咱们一起快活快活,岂不是好?”

  洪凌波吓得花容失色,立刻挣扎起来,叫道:“不可以……你放开我,我不会和你……嗯……唔……”洪凌波话还没说完,杨过已经一把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洪凌波的红唇,用自己最霸道的热吻夺走了洪凌波的初吻。

  “唔……啊……唔唔……啊……”洪凌波何曾被别人如此轻薄过,她激烈的挣扎,但是一来杨过武功比她高出何止数倍,二来她穴道被封,武功丝毫施展不出来,虽然激烈地反抗,但是终究敌不过杨过火热的激吻。

  杨过这还是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虽然洪凌波很不配合,在他的身子上到处挣扎,但是杨过依然很开心,嘴巴含住洪凌波的玉嘴,尽情吮吸上面的香津,真是好不快活。

  一旁的李莫愁已经完全看得傻了,杨过对着自己的徒弟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这还是,李莫愁第一次看到男女之间所谓的接吻,她这个三十多岁的老处女简直就是害臊的不行,她想用内力冲开穴道,可是杨过的点穴手法又岂是李莫愁能弄得开的?很快的,她就知道自己逃不掉,想咬舌自尽也不可能了!

  洪凌波一开始挣扎的很激烈,但是随着杨过柔情的蜜吻,洪凌波的少女情欲竟然就被杨过就这样挑逗了起来,她呼呼喘息,肌肤泛红,整个人开始了一场情欲的懵懂,挣扎慢慢变小了。

  杨过感觉到洪凌波的挣扎已经开始变小了,心中不禁大喜,他一把将这个美女按倒在身下,伸手抓住她的道袍,用力一扯,登时,那薄薄的道袍就被杨过一下撕开了。

  “啊……”洪凌波大叫一声,因为杨过抬起头了,此时洪凌波的上身就剩下一个红色的小肚兜,将一对可人的玉乳包裹在里面。

  “嗯……求求你……不要……嗯……”洪凌波这个处女何曾有过如此的侮辱?她的娇躯轻轻摆动,羞得面红耳赤,白嫩的肌肤泛现出迷人的晕红,当真是春光无限。

  “哇哈哈哈……好美的肉体啊,冰肌玉肤,白嫩无瑕,我真是太有福了!”杨过嬉笑着叫道,对于女人的裸体,他就是在前世看过陆无双那小丫头的胸部乳房,此时在看到女人的身体,真是无比的激动!

  杨过一伸手,扯掉了洪凌波的肚兜,扔了开去,登时这小丫头的奶子就展现在了演过的面前。

  还别说,这丫头的奶子还挺大,圆圆的,翘翘的。上面两点粉红色的奶头含苞欲放,犹如两颗粉嫩的小葡萄一般。

  “呜呜呜……不要,求求你,帮我穿上衣服吧……师傅……你想想办法……”洪凌波默默流泪,但是却没有在挣扎。

  “唔唔唔……”李莫愁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想说什么,但是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一张粉嫩玉脸却是涨得通红,看起来也被眼前的一切弄得心乱不堪。

  杨过嘻嘻一笑,低下头去,捧住洪凌波一颗饱满的奶球,放入口中,就用自己的舌头舔舐起来。

  “啊……啊……啊啊……啊……”洪凌波身子一酥,从所未有的强烈快感瞬间包围住了这个女人。

  要知道,洪凌波从小跟着李莫愁长大,还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这样轻薄过,往日里要是哪个男人稍微对她无礼,这个美女早就出手杀人了,可是此时却被杨过这样挑逗,而杨过手段又高明,在他的进攻下,洪凌波很快就气喘吁吁,不知所谓了。

  杨过感受到洪凌波的奶头在自己嘴里硬了起来,知道这个美女被自己弄得情欲萌动了,心下登时大喜过望,他的手掌滑动在洪凌波细腻的肌肤上,一寸寸把玩儿,他的手捏在洪凌波另一颗美丽的乳球的奶头山,抚摸玩弄,洪凌波被挑逗的欲仙欲死,竟然不知道挣扎为何物,呻吟之声也从她的口中传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

  一旁的李莫愁看到自己的徒儿被杨过这样戏弄,却是发出了这种迷人的呻吟,她一个老处女何曾看到过这样的情景?当真是瞬间身子火热,她的下体竟然有生以来第一次,分泌出了那种淫水。

  杨过嘿嘿一笑,说道:“小道姑,小凌波,你说我弄得你舒不舒服?”

  “嗯……啊啊……舒服……嗯……”洪凌波心里羞涩不已,真恨不得有条地缝可以转进去,但是她还是老老实实地说出了这个杨过很想听到的答案。

  “好,那还有更舒服的……”杨过说着,拉住洪凌波的裤子,用力一拉&“啊……”洪凌波大叫一声,她的裤子被杨过瞬间拉了下来,露出了里面迷人的四角裤,以及白嫩的少女玉腿。

  “哎呀,真是不错了啊,四角内裤啊……”杨过嘻嘻一笑,那白色的内裤此时已经湿了,这个时代的布料又稀疏,湿了之后立刻就透明了,里面黑黑的阴毛看的清清楚楚。

  “嗯……啊……你这坏蛋……怎么脱我的裤子……啊……你干嘛……不要……”洪凌波忽然大声吼叫,原来杨过居然把她的四角裤也扯了下来,接着分开了她的大腿,细细观赏洪凌波的处女小骚逼。

  那小穴那叫一个美啊!粉嫩的小穴环绕着一圈稀疏的阴毛,是那样的美丽,两瓣动人的阴唇中间是一条迷人的细缝,上面已经湿了,还在不断渗出迷人的淫水,处女小穴之美,当真是让人眼睛大亮。

  “嘿嘿嘿,凌波姐姐,你的小穴好美啊……来,我要尝尝……”说着,杨过将头趴在洪凌波的胯下,伸出自己的手指,抚摸在了洪凌波的小穴阴蒂上。

  “啊……啊啊……啊啊……你……你这坏人……啊啊……干嘛……干嘛这样对人家啊……啊啊……啊……”洪凌波的大腿下意识地收拢,她的敏感部位,也就是那女性阴蒂,就连她自己都从来没有碰过,却被杨过这样侵犯,洪凌波完全没了力气,她的裸体在颤抖,娇躯在扭动,淫水更是不断喷射。

  忽然,杨过低下了头,扒开洪凌波的小穴,把舌头伸进了洪凌波的小穴里,在那细缝里用自己的淫荡舌头游动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洪凌波如遭电击,杨过的舌头淫荡的滑入她的小穴里,在她的浪穴上一层层地游动着,那舌头在阴璧上游动不休,所带来的刺激简直让人窒息。

  杨过将洪凌波流出来的淫水全部吸入自己的口中,大手捏着洪凌波的奶子,把自己的头埋在她的胯下深处,进一步的挑逗洪凌波的情欲。

  “啊……啊……求求你……不要在弄了……啊啊……啊……我下面难受……你……你要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啊……啊……啊……”洪凌波被杨过弄得终于受不了了,她竟然开口求欢。

  一旁的李莫愁完全看的傻了,她真不敢相信,男欢女爱居然会是这样的……杨过一听这话,嘿嘿一笑,站起身来,将身上的衣服脱光,露出了健壮的身材,以及粗大无比的话儿。

  “嗯……”

  “唔唔……”

  洪凌波和被堵住嘴巴的李莫愁都看傻了,她们都是处女,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裸体,尤其是那根大棒子,更是令李莫愁和洪凌波羞愧欲滴。

  杨过轻轻压在洪凌波身上,笑道:“凌波姐姐,你现在跟我说,杨过哥哥,求求你,操我的小穴吧,我就满足你,怎么样?”

  杨过嘻嘻一笑,大手缓缓滑动在洪凌波的奶子上,手指一寸寸的把玩儿她的奶头,这一下更是让她无比的感到刺激,登时大叫道:“啊……啊啊……啊……啊……嗯……啊……不要再弄了……啊啊……啊……我难受死了……求求你了……”

  “那你就说……我就帮帮你……”

  “嗯……好吧……啊……杨过哥哥……求求你……啊……操我的小穴吧……啊……求求你……啊……啊……”洪凌波身躯扭动,轻声呼唤。

  “好烫啊啊啊啊啊……”滚烫浓稠的岩浆精华终于向洪凌波的蜜穴发动攻击,并且迅速灌满了洪凌波的浪穴骚逼……“啊……”洪凌波身子一软,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