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郭家大小姐与欧阳克
郭家大小姐与欧阳克

郭家大小姐与欧阳克


  大宋理宗皇帝开庆元年,是为蒙古大汗蒙哥接位后的第九年,时值三月残春,黄河北岸的风陵渡渡头扰攘一片,驴鸣马嘶,夹着人声车声,这几日天候乍暖乍寒,黄河先曾解了冻,但这日北风一刮,天时骤寒,忽然下雪,河水重又凝冰。

  冰虽不厚,但水面不能渡船,冰上又不能行车,许多要渡河南下的客人都给阻在风陵渡口,无法启程。风陵渡头虽有几家客店,但南下行旅源源不绝,不到半天,早住得满了,后来的客商已无处可以住宿。

  镇上最大的一家客店叫作「安渡老店」,取的是平安过渡的采头。这家客店客舍宽大,找不到店的商客便都涌来,因此分外拥挤。掌柜的费尽唇舌,每一间房中都挤了五六人,余下的二十来人委实无可安置,只得都在大堂上围坐。店伙搬开桌椅,在堂中生了一堆大火。门外北风呼啸,寒风挟雪,从门缝中挤将进来,吹得火堆时旺时暗。众客看来明日多半仍不能成行,眉间心头,均含愁意。

  天色渐暗,雪却越下越大,忽听得马蹄声响,三骑马急奔而至,停在客店门口。堂上一个老客皱眉道:「又有客人来了。」果然听得一个女子声音说道:「掌柜的,给备两间宽敞干净的上房。」掌柜的陪笑道:「对不起您老,小店早住得满满的,委实腾不出地方来啦。」那女子说道:「好罢,那么便一间好了。」那掌柜道:「当真对不住,贵客光临,小店便要请也请不到,可是今儿实在是客人都住满了。」那女子挥动马鞭,啪的一声,在空中虚击一记,叱道:「废话!你开客店的,不备店房,又开甚么店?你叫人家让让不成么?多给你钱便是了。」说着便向堂上闯了进来。

  众人见到这女子,眼前都斗然一亮,只见她年纪三十有余,杏脸桃腮,容颜端丽,身穿宝蓝色锦缎皮袄,领口处露出一块貂皮,服饰颇为华贵。这少妇身后跟着一男一女,都是十五六岁年纪,男的浓眉大眼,神情粗豪,女的却清雅秀丽。

  那少年和少女都穿淡绿缎子皮袄,少女颈中挂着一串明珠,每颗珠子都一般的小指头大小,发出淡淡光晕。众客商为这三人气势所慑,本在说话的人都住口不言,呆呆望着三人。

  店伴躬身陪笑道:「奶奶,你瞧,这些客官们都是找不到店房的。你三位倘若不嫌委屈,小的让大家挪个地方,就在这儿烤烤火,胡乱将就一晚,明儿天时转暖,河面融了冰,说不定就能过河。」那少妇心中好不耐烦,但瞧这情景却也属实情,蹙起眉头不语。坐在火堆旁的一个中年妇人说道:「奶奶,你就坐在这儿,烤烤火,赶了寒气再说。」那美貌少妇道:「好,多谢你啦。」坐在那中年妇人身旁的男客赶紧向旁挪移,让出老大一片地方来。

  三人坐下不久,店伙在他们身前放下一张矮几,布上碗筷,再送上饭菜。菜肴倒也丰盛,鸡肉俱有,另有一大壶白酒。那美貌少妇酒量甚豪,喝了一碗又一碗,那少年和那文秀少女也陪着她喝些,听他三人称呼,乃是姊弟。那少年年纪似较少女为大,却叫她「二姊」。

  众人围坐在火堆之旁,听着门外风声虎虎,一时都无睡意。

  便在此时,一阵马蹄声传来,一骑马停在了客店门口,众人一皱眉头,心知定然是又有客人来了。

  此时此刻,一人一马已经奔驰到了客栈门口,接着众人就看到,一个一身白衣,三十来岁的英俊男子走进了客栈当中。

  那英俊男子进来之后,直接说道:「掌柜,来一间宽敞的上房……」此时此刻,那店掌柜自然也是像是刚才那样,赔笑着上前对着那英俊男子说店中实在没有客房了,希望英俊男子可以在这里挤一下。

  那英俊男子淡淡一笑,此时点了点头,说道:「有劳你了……」而这男子,自然便是那欧阳克了,欧阳克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很快就完全吸纳了身体里面所有的武功,和其他的外挂,可以说在这个时候,得到逍遥子的武功的欧阳克已经成为了金庸小说里面最强大的高手了。

  欧阳克这番重生之后,他的心态也彻底改变了,想想在前世的时候,自己对黄蓉这妹子苦追不得,最后糊里糊涂死在了杨康那厮手上,实在是非常憋屈。

  现如今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金庸世界的大杂烩的世界,欧阳克又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重蹈覆辙?而根据自己的记忆,欧阳克倒是没想到,居然还有那么多美貌的女子,除了黄蓉,任盈盈、赵敏、小龙女、香香公主……想起了这些美人儿,欧阳克心里面的激动感,那自然是不用说了,既然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可就要好好享受了,不光自己心爱的蓉妹妹,就连其他的金庸美人儿,欧阳克此时此刻也必须要都弄到手。

  欧阳克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是在风陵渡口,而现在正好是大宋开庆元年,欧阳克自然是知道了,郭靖黄蓉的女儿郭芙和郭襄这个时候应该在风陵渡口的风陵老店,所以欧阳克这个时候赶紧去买了一匹马,然后立刻来到了风陵老店。

  而此时,和那掌柜说了几句话之后,欧阳克进入店中,看着店堂当中的一众人,大部分人在欧阳克眼中可以说是形同无物,而只有三个人,此时吸引了眼前的欧阳克的瞩目。

  那自然就是郭靖黄蓉的三个儿女了,郭芙、郭襄和郭破虏。

  郭破虏长的神似郭靖,令欧阳克一见之下便是心生厌烦之色,而郭芙和郭襄两姐妹却登时是让欧阳克眼睛大亮,郭芙今年已经三十五岁,本身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熟妇时代,十多年的养尊处优令本就美貌如花的郭芙更是生有富态,白皙动人的肌肤犹如明月,一身紧身蓝衣,隐可凸显妇人那诱人的身姿,在欧阳克看来,郭芙和黄蓉长的有八分相似,虽然美貌比之黄蓉稍逊,可是此时此刻也依然是让欧阳克心中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而相比之下,郭芙的妹妹郭襄可就要比郭芙的美貌稍逊,可是却也是如花美眷,并且其眉目之间的温婉气息,却是黄蓉和郭芙身上都不具备了的。

  欧阳克记得郭襄似乎长的是像黄蓉的母亲冯蘅,如此看来可以说是非常的不错啊!

  「嘿嘿嘿……若是能将这对美貌的姐妹花和她们的母亲蓉妹妹一块儿弄上床,那才当真是人间极乐啊……」此时此刻的欧阳克心里如此这般的想道。

  而此时众人眼见欧阳克气度不凡,均感觉这人并非常人,当下主动有人让了座给欧阳克,欧阳克也是不在客气,直接就坐在了众人面前,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两位美人儿,越瞧越是满意,心中那股子对黄蓉的欲念,此时就想要发泄在这二女身上。

  而这个时候的客栈里面的那些人已经开始谈论起了关于神雕侠的故事,欧阳克听到了神雕侠的名字,皱了皱眉头,自然知道,这个神雕侠就是杨过,也就是前世杀死自己的完颜康,也就是杨康的儿子,他和那个叫秦南琴的女人生的(欧阳克的记忆里,杨过母亲是秦南琴),哼,这个野种,这一次自己非要把他的女人给一起弄了不可。

  而此时此刻,郭芙对什么所谓的神雕侠那自然是没什么兴趣,可是作为她的妹妹的郭襄,却是对所谓的神雕侠大为感兴趣,真恨不得自己立刻就能见到所谓的神雕大侠了。

  这个时候依然是和欧阳克的记忆里的情节是一样的,那就是那个西山一窟鬼之中的大头鬼出现了,然后提出要带郭襄去见神雕侠。

  而此时此刻,那大头鬼破门跃出,站在风雪当中,而郭芙怕那矮子出手伤了弟妹,抢上一步,挡在郭襄与郭破虏的身前。

  此时此刻的欧阳克看到这一幕,知道自己可必须要出手了,否则那可是让郭襄爱上了杨过,那可不妙。

  更何况,欧阳克好久没碰女人了,郭芙郭襄宛如两个黄蓉一般,令欧阳克痴迷不已,外加也想试试看体内魔种之厉,于是这个时候,欧阳克便打算对这姐妹二人下手了!

  当下,欧阳克忽然身形一跃,如鬼魅一般一下点了郭芙郭襄的穴道,然后将她姐妹二人一下扛在身上,身形一晃便从那破洞中离开了客栈。

  他这一下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场之人只觉眼前白影一晃,郭芙郭襄已经不见,均是相顾骇然,郭破虏更是完全傻了。



  这一下变化实在是太快,郭芙和郭襄两姐妹,甚至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自身已经被欧阳克抓住,连喘息尚未至,已经胸口要穴被点,整个动弹不得,然后被欧阳克拽在手中,带离开去。

  此时两个女子穴道被点,逍遥派点穴之法甚是怪异,外加欧阳克内力深厚,非当世任何高手所及,所以此时郭芙哪怕是身穿软猬甲,依然中招。

  而此时,欧阳克点了郭芙穴道那只手的手指也感觉到一阵疼痛,指尖流血,心知必然是这女子身上穿着黄蓉的软猬甲,不过这点疼痛对欧阳克来说也根本不算什么的,他此时展开凌波微步,不到片刻早在数十丈外,虽然手提二女,身形步法却依然是快若闪电。

  此时此刻郭芙和郭襄被欧阳克封了身上穴道,动弹不得,连说话都难,二女又被欧阳克这等轻功惊骇,只觉耳边眼前风景一晃之下,便已经在丈许之外,这等轻功,郭芙和郭襄均是从所未见,二女尚未想到,这个白衣男子居然有这等高深功夫,更也不知欧阳克要将她们姐妹带到何处而去。

  转眼间,欧阳克已经带着郭芙和郭襄两姐妹来到了风陵渡外的一座大山前,欧阳克奔行在山道中却依然是那般闪若惊雷,快捷无比。

  而很快,欧阳克便在这山中找到了一处山洞,欧阳克带着二女进了山洞,随手将两个女子放在山洞的地上,抬眼看去,两个娇艳如画的女子,此时脸上均有怒色,郭芙恨欧阳克居然如此对她这郭靖黄蓉的女儿,而郭襄则是恨欧阳克此时擅自带她离开风陵夜店,以至于失去了见神雕侠侣的机会,真是可恶。

  而此时寒风瑟瑟,山洞内潮湿,在这里反而更寒冷的多,郭襄郭芙二女虽然身有内功,可是此时奔行一阵之后,身上均感觉寒冷不已。

  欧阳克笑道:「二位美人儿,你们在这儿等一等,我且出去找些柴火,在这里生一把火,以免一会儿你们着凉了……」说到这里,欧阳克转身推了出去,在外面收集柴。

  这里本是山林之间,木柴可以说是随处可见,不到片刻功夫,欧阳克便收集了一堆,将之拿回了山洞当中,生了一把大火,由于欧阳克所捡木柴甚多,所以点燃火把之后,整个山洞内便如白昼一般,耀眼不已。

  「哈哈哈……现在该差不多……嘿嘿嘿……」欧阳克此时在耀眼的火光之下,盯着眼前的两个美貌姑娘看了几眼,接着就开始给自己宽衣解带。

  这一下,被点了穴道的郭芙和郭襄均是大惊失色,万万想不到眼前男子竟然在她们面前脱衣,郭襄脸蛋晕红,但因为年级幼小,尚不完全懂男女之事,又因性格叛逆,有小东邪之称,因此此时纵然心里羞耻,可是却并未多想,外加被点穴后,就算是想要长时间闭眼也有些困难,所以此时也只能看着。

  可是跟郭襄不一样,郭芙虽然是个十足的草包女子,可是毕竟也已经是和耶律齐成婚十余年的过来人,当然明白这男女之事,此时眼见身前男子居然在她们姐妹面前宽衣,自是想到了眼前男子想要奸污她们姐妹,这下真是惊怒交加。

  「这……这贼子想要对我们不轨……这……这可如何是好……我……我不能对不起齐哥,该怎么办……怎么办……」郭芙此时的头皮发麻,整个人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这一生在父母庇护下,除了当年襄阳大战,郭芙因为杨过等的原因吃过些小亏之外,这辈子再也没有任何人给过她苦头吃,因此完全缺少临敌应变之能,此时遇到这等情况,竟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因动弹不得,两个当今武林背景最为雄厚的女子,竟然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脱衣露体。

  不到片刻,欧阳克便已经将周身衣裳给尽数脱了个干净,这下露出那健壮的体魄,欧阳克本是西域中人,而身材本就比汉人高大,而此时穿越之后,尽得逍遥子道家无上深厚内功,更是增其体魄之能,令欧阳克的身材十分完美。

  而此时此刻那根欧阳克前世奸淫无数女子的阳物,此时也已经变得无比巨大,前世欧阳克本就是花丛猎手,那阳物前世勃起之时便已经达到六寸之长,而此时重生得魔种之力,阳物更是达到八寸之长,接近两寸之宽,便如现代非洲巨汉黑人那般恐怖不已,此时高高雄起,如同一根短棍一般,恐怖可怕。

  当看到欧阳克的裸体,尤其是那根巨大无比的巨蟒之时,此时的郭芙和郭襄均是看的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东西?男人身上,怎么会有这般……这般可怕的家伙……这是干什么的?」郭襄不懂男女之事,此时看到这等雄伟之物,从未接受过这方面教育的她,此时都看傻了。

  而相比郭襄不知男女之事,此时的郭芙更是瞧的惊骇不已,跟郭襄这等小雏鸟不一样,此时的郭芙可是成婚十余年的熟妇,和耶律齐情爱甚浓,这些年又为了想要给耶律家留后,和耶律齐多有房事,可是丈夫的那物硬起之时也不过最多五寸之长,这已经是因为耶律齐修炼道家内功,才比一般汉人大了一些。

  可此时对比眼前这根长达八寸的巨物,耶律齐那话儿简直是可以说没脸见人,郭芙怎么也想不到,男人之物居然可以如此可怖,登时看的都呆了。

  「这……这么大的……这家伙难道是怪物不成?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若是给这弄了……还不当场毙命?!」欧阳克虽然脱光了,可是因为其内力深厚,外加洞内有大火,所以欧阳克也不觉得寒冷,此时淫笑着晃着胯下那根巨大的铁物,走到了二女身边,伸手解开了两个女子的穴道。

  郭芙和郭襄二女一得自由,立刻起身跃起,而郭芙一下子挡在了自己妹妹身前,怒道:「你……你这淫贼,想要干什么?!」此时郭襄一张雪白的小脸晕红不已,她不怎么懂男女之事,因此此时倒是没那么惊慌,只是道:「你……你这人好不知羞,怎么能……怎么能在我两个女子面前脱去衣服……」欧阳克嘿嘿一笑,说道:「二位姑娘,你们这等花容月貌,又是一个成熟,一个青涩,当真是春桃秋菊,各有所美,在下见色起意,倒是想和两位郭姑娘你好好乐一乐啊,嘿嘿……」此时此刻听到欧阳克这句话,郭襄一愣,不懂男女之事的她,不知道欧阳克所谓的「乐一乐」是什么意思,可是郭芙却是听明白了,此时大怒,一张俏脸气的通红,要知道,她身为郭靖黄蓉的女儿,哪里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你……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郭芙气愤地大叫,「我爹娘可是襄阳的郭靖郭大侠和丐帮的黄蓉黄帮主,你敢轻薄我们姐妹,可不想活了吗?!

  「郭靖黄蓉?」此时此刻,听到郭芙提到郭靖黄蓉,欧阳克冷笑一声,说道,「郭大小姐,当年本公子认识你爹娘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本公子后来之所以落得个残酷下场,也都是拜你爹娘所赐,我可是你们爹娘的仇人,如今怎么可能怕你们爹娘呢?」此言一出,郭芙和郭襄均是吃了一惊,都没想到这人居然会是自己爹娘的仇人。

  但是,郭芙和郭襄并不信欧阳克所言的和自己爹娘认识的时候,郭芙自己还没出生,因为看这人的年纪,也只和郭芙差不多大,如何可能跟自己爹娘少年时期有故?

  只不过,此时郭芙和郭襄却都听出来了,眼前这个人是不怕自己爹娘的,当下郭芙知道今日如果不动武的话,那肯定是没法了结此事的。

  她对自己的武功可以说是非常有信心,认为自己的武功此时纵然不如自己的爹娘和丈夫,那也不会输给天下其他的一些次等人物,而这人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自己和妹妹联手,不可能不胜。

  而至于刚才被欧阳克一击得手,被他擒住,郭芙也只是认为自己是被欧阳克忽然袭击,并不能说明欧阳克的武功强过自己。

  当下郭芙叫道:「妹妹,这淫贼如此可恶,今日我们姐妹若要脱身,就必须杀了他!我们一起上……」此时的郭襄虽然对这所谓的乐一乐的之类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但是听姐姐称呼这人是淫贼,外加他不顾男女之别,在自己姐妹面前脱光衣服,实在是大大的不妥,想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当下也明白自己二人若要脱身就必须和她动武,于是点头道:「知道了,姐姐……」「我们上……」此时的郭芙一声轻喝,和郭襄一起施展出黄蓉授予的桃花岛的「落英神剑掌」,对着眼前的欧阳克双双攻击而来。

  「来得好!」欧阳克前世和黄蓉数次交手,也曾经见过数次这落英神剑掌法,当下看这两个貌美女子对着自己攻击而来,姿势甚美,当下嘿嘿一笑,也不还击,而是施展出凌波微步的步法,在两个女子的攻击下开始穿梭而行。

  此时欧阳克周身赤裸,下身那根巨物翘的老高,这一经凌波微步而动,那根大鸡巴就不住挺翘。

  而凌波微步是逍遥派的绝顶轻功,便是天龙时代的高手遇上这种步法都有很大的困扰,更何况郭芙这个二流人物和郭襄这才十多岁的姑娘,又怎么可能在欧阳克这等轻功下击打中她?

  此时郭芙和郭襄姐妹手上均无兵刃,便只能用桃花岛掌法攻击欧阳克,可是在欧阳克那奇幻无比的身法之法,两个美女的掌法实在无效,而欧阳克在躲闪郭芙和郭襄那可人的玉手的进攻下,更也是趁机对着两个美丽女子的肉体大展风流手段。

  他在二女掌法拳脚拍出之时,便已极其快的速度,环绕到二女身上,或以胯下那根孽棒,或以淫手搓揉,在郭芙和郭襄诱人的少妇和少女翘臀玩弄不勘。

  「你……你这人好生……好生可恶……」此时的郭襄当真也是愤怒至极,她虽然不懂男女之事,可是这基本的男女之防也是明白的,她从小到大,虽然所接触到的男子很多,可是可以说都是她的长辈,从来没人敢对这个身份尊贵的千金二小姐有什么歹意,如今她已处女之身,却在这山洞被这男子摸那高贵的屁股,简直是让郭襄心里愤怒难言。

  而相比郭襄的愤怒,郭芙那自然是暴跳如雷,她可是三十多岁有丈夫的女人,又身为当今武林第一白富美,这身子当真是高贵至极,可是如今却被这个男子的脏手屡碰肉体,这等奇耻大辱,当真是要郭芙恨不得当场就将这个男子碎尸万段。

  只是此时二女不管在怎么努力,却都无法碰到欧阳克分毫,而欧阳克的贼手和巨物已经借着凌波微步之厉在二女身上摸了个够,只觉这姐妹之间当真是各有所长,郭芙丰满,郭襄青涩,这摸起来手感也觉得不尽相同,嘿嘿嘿……「你……你这奸贼,有种不要躲!」此时此刻的郭芙气愤地大骂道,她身子受辱倒还是其次,可是那一掌一掌的劈打出来,却仿佛是在跟空气打架一般,让此时的郭芙心里郁闷不已,因此十分愤怒的大叫。

  欧阳克听得郭芙这般说,哈哈一笑,说道:「好啊,郭大小姐既然如此而说,那我便站着不动,让你二人打就是了……」说到这里,欧阳克不在躲闪,而是一下子站在了此时的郭芙和郭襄的面前,再也不动了。

  眼见欧阳克忽然不动了,郭芙和郭襄均是吃了一惊,不过随即郭芙却是大喜,心道这下便好了,你自己站着不动,我便能打到你了,看你且往哪里逃走。

  「妹妹,我们快点打倒这淫贼……」郭芙一边说一边双掌推出,这一下郭芙可是用上了自己的十层功力,一定要把欧阳克这个可恶的淫贼当场毙于掌下。

  而此时的郭襄却是因为欧阳克忽然停下来,而这男人赤裸之身在自己面前晃悠,她一时之间有些紧张难耐,此时竟然不能敢上前。

  在这个时候,郭芙那一双肉掌已经一下子击打在了欧阳克的身上,而就在郭芙的手掌触碰到欧阳克身体那一刻,郭芙只觉对方体内生出一股强大的反击之力,自己的掌力在这一瞬间竟然全部反弹,而这股力道一经反弹,却不不进入郭芙自身体内,而是经郭芙的手掌一下子涌向郭芙周身肌肤,而向外崩发。

  下一刻,郭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周身衣裳便承受不住郭芙这等强悍的掌力的回击,周身衣裳竟然在一瞬之间全部爆裂,肚兜亵裤、外中衣裳,一瞬之间化作了片片碎布。

  以欧阳克此时的功夫,郭芙就算是全力一击,又怎能伤他分毫?而当时欧阳克承受郭芙一掌之后,便运用巧劲,将郭芙掌力尽数倒退回去,反击到郭芙周身向外爆发,以至于郭大小姐尚未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周身衣裳已经被自己的功力和欧阳克的引导之力尽数震开,露出了三十多岁的熟妇的诱人胴体。

  要知道,郭芙虽然说武功在江湖上并不是特别的高明,但是毕竟也是修炼了二十多年的玄门正宗的内功,其内力如今也算是很不错了,起码以她此时的内力,是不亚于田伯光之流的人物。

  而这身内力虽然说跟欧阳克提鞋也不配,也不可能比得上自己的父母、外公,甚至连自己的丈夫那也是大大不如,可是这股内力想要撕破衣裳却已经是轻而易举,所以此时这股内力被欧阳克直接引导到周身爆发,外加欧阳克之力加送,朝外爆发之后,震碎郭芙周身的衣裳可以说是毫不为难。

  郭襄这小丫头此时在一旁都完全看傻了,眼前的一幕已经完全超出了这个小丫头此时内心里面的多年以来经历的一切事情,自己的姐姐一掌打中欧阳克,可是却莫名其妙地将周身衣裳全部爆裂,露出了熟妇的玉体,这等奇特的功夫,郭襄当真是闻所未闻。

  而此时看着自己的姐姐浑身赤裸,那雪白的挺翘大屁股此时就对着郭襄,外加此时欧阳克的男性裸体,郭襄看的脸色潮红,吓得赶紧闭上双眼,更不敢在看了。

  「啊!」此时周身赤裸的郭芙发出了一声绝望而惊怒的尖叫,她那洁白动人的肉体此时就这样光溜溜的展现在自己的亲生妹妹和欧阳克这淫贼面前,这让从小就心高气傲的郭芙如何能忍受这样的屈辱?

  此时只见在耀眼的火光下,郭芙迷人的胴体可以说是一览无遗,她此时已经是三十五岁了,本身是女性最为成熟的时候,而她长期修炼玄门正宗,容颜保养得当,此时一身冰肌玉肤当真是白如玉雪,嫩如细腐,而长期练武,身材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而更妙的却是这熟妇胸前一对硕大的玉兔十分丰满,两颗圆圆的大球高高凸起,犹如两颗熟透的桃子一般。

  而此时的郭芙真是气愤不已,她是郭靖黄蓉的女儿,又是有夫之妇,如今居然浑身赤裸的将自己的私密胴体暴露在一个陌生男人和自己的妹妹面前,真是羞也羞死她了,此时的郭芙下意识地想要用手遮住自己的身体,可是终究也是徒劳,遮得了上守不了下,挡得住下而掩不住上。


  欧阳克此时笑吟吟地看着眼前赤身裸体的郭芙,看着她丰满白皙的熟妇胴体,真是诱人心扉,令欧阳克的一根大鸡巴已经如烈火一般的,已经无法遏制那欲望。

  「你……你这恶贼……你……你别过来……啊……」此时的郭芙已经被脱的精光,此时看到欧阳克挺着巨大的阳物缓缓朝着自己走来,吓得浑身发抖,连连后退,一下子便退到了羞的闭眼的郭襄,将此时羞吓得浑身发抖的郭襄也给撞醒了。

  「姐姐……你……你……你这怎么了?」郭襄羞耻地睁开双眼,看到此时一脸惊恐的姐姐手忙脚乱地遮掩着自己身体上的露点部位,可是却丝毫无法遮掩住那些敏感的部位。

  欧阳克嘿嘿一笑,却忽然身形一闪,一下子跃到了郭芙和郭襄的身边,一把将郭襄这小丫头给搂住,大手立刻攀上了郭襄诱人的臀部,这小丫头才不过十五六岁,这屁股摸起来还不算太挺,可这种少女的柔嫩感,摸起来很爽啊!

  「你……你放开我,不要……不要……」郭襄忽被欧阳克拉住,抚摸着那少女羞耻的私密臀部,郭襄只觉得此时羞耻不已,立时便开始在欧阳克怀中激烈挣扎。

  「你……你这恶贼,放开我妹妹!」一旁的郭芙眼见郭襄被这贼子所辱。惊怒交加,可是此时为了遮掩自己的身体露点部位,她双手都不得不羞耻地上下遮掩,外加周身赤裸,竟然不敢靠近欧阳克。

  欧阳克摸了几下郭襄的屁股,郭襄挣扎不过,此时被欧阳克搂在怀里,真是羞耻无比,一双大眼睛的眼泪止不住流淌,只是叫道:「放开……放开……你这混蛋……」欧阳克嘿嘿一笑,说道:「不愧是蓉妹妹的女儿,姐妹都是美人儿……这屁股摸着真是刺激……」说到这里,欧阳克伸手便去撕扯郭襄衣裳。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郭芙忽然一咬贝齿,也不在遮掩自己的身体,上前去拉着欧阳克叫道,「你……你放开我妹妹……放开……放开……」「哈哈哈……郭芙妹子,就凭你也想阻拦我?」欧阳克也不急着脱掉郭芙的衣服,淫笑着顺手将赤裸的郭芙也搂在怀里,一手搂着郭襄,手掌穿过郭芙和郭襄的身侧,按在这对姐妹花的胸部上,开始用力搓揉。

  而此时郭芙已经是浑身赤裸,丰满的熟妇丰乳被欧阳克毫无顾忌地揉搓,而郭襄穿着衣裳,不过欧阳克也可以摸出来,郭襄陷入年龄,奶子可远远不如她姐姐郭芙。

  那女人最敏感的部位被欧阳克捏着,而此时欧阳克已经用上了体内魔种的刺激手法,当然,只是轻微,此时郭襄和郭芙只觉得身子轻热,而她们虽用力挣扎,可是却无论如何无法摆脱欧阳克的侵犯。

  「你等等……等等……」此时郭芙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赤身裸体的她忽然一下子强行挣脱了欧阳克的怀抱,然后一下子抱住了自己已经哭成泪人的妹妹,用自己赤裸的身躯将自己的幼妹护在身后。

  「姐姐……姐姐……我……我……」郭襄虽因从小缺乏礼教教育,不大明白失去名节对女子有多重要,可是此时被男子这般轻薄,也让她心里十分屈辱,此时早哭的梨花一枝春带雨,忽见自己的亲生姐姐挡在自己面前,不禁十分吃惊。

  欧阳克笑道:「郭大小姐有何话说?」

  郭芙咬了咬牙,说道:「你……你别动我妹子,我妹子还不到十六岁,还是黄花闺女,你……你只要肯放过她,我……我……你想怎么……怎么欺辱我,我也依你……」说到这里的时候,郭芙的眼泪不住流淌,她本是个十分要强的女子,轻易不会流泪,可此时眼泪却是止不住地从迷人的眼眶中流淌出来。

  听到这句话,欧阳克和郭襄都是吃了一惊,郭襄虽然不大明白闺房之事,也不明白一个女人若是失身于其他男人意味着什么,但是却也能明白姐姐是要牺牲自己而保护她这个妹妹,当下她立刻叫道:「姐姐……不要……你不要这样,我们大不了就是死了……你不要这样……」话虽这么说,可是不顾是郭芙和郭襄,均是没有真正敢自尽的骨气,否则欧阳克也不至于如此肆无忌惮,就是知道双雕的剧情,知道郭芙也好,郭襄也罢,要说她们敢于在沉重思考下自尽,那实在是不大可能。

  尤其是郭襄这丫头,虽然说她不怕死,但是却肯定不敢自行自尽,而之所以敢陪杨过跳崖,也是因为一时激动,但若让她横剑自刎,恐怕便没这等骨气了,而郭芙差不多也是如此。

  因此此时的欧阳克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欺辱这对姐妹花。

  只是欧阳克倒是没想到,此时的郭芙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表示自己可以代替妹妹受辱,这倒是有意思了。

  「哈哈哈……郭大小姐所说是真的吗?」欧阳克笑嘻嘻地看着此时的郭芙笑道。

  郭芙此时也是内心纠结,一方面她是心高气傲的郭大小姐,又是有丈夫的人,又怎么能在此受这淫贼之辱?

  可是郭襄可是郭芙的亲生妹妹,郭芙护犊情深,妹妹才十五六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此时的郭芙怎么能允许妹妹在这里受辱?

  郭芙虽然说是个胸大无脑的草包女子,可是有些事情还是可以想明白的,她此时也已经知道,此人的武功,怕是远远胜过自己姐妹了,如今自己能保住妹子清白的方法,便是自己代替妹子受辱,只希望这贼子得自己的便宜,能放过自己的妹子这个黄花大闺女。

  反正郭芙也不是处女了,三十多岁的她早已经和丈夫多次行房,这种事情虽说羞耻,自己身为人妻,为他人所辱,对不起丈夫,有辱名节那自然不假,可是能保住自己妹子的清白,此时的郭芙也觉得值得了。

  「是……是真的……只要你放过我妹子,我什么都依你……」此时郭芙将自己的妹子护在身后,咬着牙看着眼前的欧阳克说道,心里绝望地想到,「齐哥,对不起……对不起……芙儿……芙儿对不起你……今日却要失身恶贼……」欧阳克大喜过望,要知道,他身为色中淫少,其实并不喜欢对女子用强,只因做那些事情需要女子投入,那才大有味道,若是用强,第一失了身份,第二那也是有些无趣,便如采花大盗一般,实在有些无趣,所以欧阳克一直尽量避免对女孩子用强。

  而现在只因欧阳克心中念念不忘黄蓉之绝色姿容,所以见到黄蓉之女,此时此刻忍耐不住内心的欲念,这才忍不住对眼前的姐妹花用了强。

  只不过,眼前的郭芙居然主动提出了要和自己交欢,只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这让欧阳克倒是十分欢喜,当下激动不已,点了点头,笑道:「好啊,不愧是好姐姐,这么关心自己妹子,那本公子便好好地成全你……」说到此处,欧阳克一把上前,搂住了这迷人熟妇,顺势将郭芙压在了身下,大手熟练地按住了郭芙的丰满玉乳,把郭芙那只有丈夫耶律齐摸过的乳房肆意把玩儿,低头更狂热地亲吻郭芙香嫩的脸颊。

  「呜呜呜……嗯……不要……不要……你不要……」虽然郭芙已经是决心要牺牲自己而保护妹妹,可是当真正被欧阳克这丈夫以外的男子轻薄之时,郭芙依然是感到难以想象的屈辱敢,在欧阳克的轻薄下,虽不敢在抵抗,可是嘴里还是在喊着不要。

  「姐姐……你……你……」此时的郭襄看到赤裸的姐姐郭芙哭哭啼啼地被欧阳克压在身下玩弄,这等香艳之景,以前的郭襄别说是看,便算是想也想不到。

  而郭襄不愧为小东邪,此时此刻看到自己姐姐受辱,心知上前救援不过徒劳无功,但她却又因心里好奇,而没有闭眼塞耳,而是这般亲眼看着自己的亲生姐姐受辱恶徒。

  此时欧阳克成功地让郭芙心甘情愿为其所弄,郭芙本身相貌和黄蓉有七八分相似,此时欧阳克看着眼前貌美女子,宛如便是自己的梦中情人黄蓉,真是让欧阳克血脉膨胀,欲火大盛。

  他自己当年就是房中高手,又曾经花重金寻来了不少房中孤本秘籍,本身早已经练就了一身强悍性技。

  而此时欧阳克身体内得了类似韩柏那般的魔种,在熟练地挑逗技巧当中还带着魔种那强大的可以撩拨女子性欲的魔气,此时欧阳克并不急于占有郭芙这美丽熟妇的身体,而是用处了自己最熟练的调情手段,在这美艳熟妇身上尽情挑逗。

  这一方面是因为欧阳克希望让郭芙从抵触自己的情绪变成淫荡地主动求欢的淫妇,而另一方面,却也是因为欧阳克也想试试看,体内的魔种到底威力有多么强大。

  此时的欧阳克尽情地施展调情手法,在郭芙曼妙的胴体上大展风流手段,他温柔而狂热地将郭芙细腻滑嫩的小嘴儿含住,大舌尽情地探入到郭芙的樱桃小嘴儿里面,大口大口地吮吸着郭芙口腔的香津,而一双大手则是对着郭芙浑圆的乳房,滑腻的小蛮腰,柔嫩的大腿等各处敏感部位不住挑逗。

  「嗯……唔……啊……嗯……啊……」郭芙本来是被迫跟欧阳克干这等风流丑事,心里的屈辱令郭芙恨不得就此死去,可是在欧阳克专注地亲她摸她,二人地肌肤亲密接触的时刻,郭芙的肉体仿佛被一股股剧烈的电流所流过,那三十五岁的少妇肉体,此时在男人的挑逗下,竟然产生了从所未有得生理快感。

  要知道郭芙的丈夫耶律齐虽然说人品武功均是上佳,但是生平可以说是个正人君子,跟郭靖甚为相似,这房中的技巧又如何能跟欧阳克这等淫少相比?更何况现在的欧阳克身负魔种奇术,挑逗手法中所带魔气更可直接刺激郭芙体内的敏感神经,这般挑逗下来,郭芙如何能不动情。

  「天……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儿……我居然会……会被这个恶贼给弄的有感觉,这……这怎么可能?我……我绝对不可能被这个人给弄出感觉……可是,真的好舒服,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齐哥……齐哥以前从来没这么对过我……」郭芙的熟妇肉体被眼前的淫少所挑,如今已经逐渐失去了抵抗之力,而随着肉体上一阵阵难以想象的酥麻快感,更令郭芙这三十五岁的熟女,早已经下身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而在欧阳克的挑逗下,郭芙从一开始凄厉的尖叫,也逐渐转换成了诱人的呻吟声。

  一旁的郭襄此时看的已经是目瞪口呆,她是青春少女,虽然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可是人类的生理需求却是天生而来,而此时看到这等活春宫,外加此时欧阳克完全释放出了体内的魔种之气,不但撩拨了眼前的裸女郭芙,更是直接影响了一旁的少女郭襄,令这少女第一次察觉到,自己那私密的部位竟然开始湿起来……而郭襄的脸蛋更是潮红,竟然忍不住盯着眼前的一幕性爱交缠而开始,对自己的小乳房和小翘臀等敏感部位开始自摸起来……不能不说,这小东邪实在是够邪乎的,此时看到自己姐姐受辱,居然也能起了如此生理反应……「哈哈哈……郭大小姐,看起来你是一个如饥似渴的女人啊,你的丈夫无法满足你吧?」眼见此时的郭芙面目潮红,身体燥热,下身的熟女阴部更是在流出淫水,欧阳克搓揉着郭芙丰满的乳房笑道。

  「你……你胡说,我怎么会是……会是那种不要脸的女人?」此时神智已经有些迷乱的郭芙听到欧阳克居然说她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十分气愤,此时虽然身体受控,可是却依然要出口反驳。

  「你不是个淫荡的女人?让我看看你的下面的骚屄此时都湿成啥样了……」欧阳克边说边淫笑着将郭芙诱人的大腿分开,将头凑到这熟妇下身观看。

  「不要……你……你不能看那里……」郭芙眼见欧阳克居然将自己的大腿分开,还这么凑近来看自己的私密之处,便这等姿势,就算是自己的丈夫耶律齐,也没有如此做过,如今居然被欧阳克这厮给这般弄了,真是让郭芙气愤欲死。

  可是此时此刻想要把自己的大腿闭上,也是不能,而欧阳克凑到郭芙的小穴前,只见在漆黑阴毛下,郭芙粉红鲜嫩的肉穴还在冒出淫水。

  「哈哈哈……想不到啊,郭大小姐,你成亲这般年月,下面这般田地还是如此鲜嫩,我可要好生尝尝你鲍鱼的味道……」欧阳克一边说一边伸出舌头,在郭芙骚闷得下体舔起来。

  「啊啊啊!」当郭芙那从未被任何男人舔过的私密部位,被欧阳克用嘴将之含住之时,从未被人舔过下身的郭芙,只觉一股股巨大的异感随着欧阳克的舌头舔舐而不断传来,这等快感是郭芙从未感受过的,她根本抵受不住这样的感觉,下身的淫水狂喷,而口中更是不住发出她自己都控制不了的淫荡呻吟。

  郭襄从未想过一个男人居然可以去舔女人下面那个部位,而更让郭襄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姐姐被这人这等舔着,居然发出那种郭襄从未听过的羞人的呻吟声,更是令此时的郭襄目瞪口呆,身子更是更加敏感。

  其实欧阳克并不是如何喜欢给女人舔那花露之地,只不过郭芙乃是黄蓉之女,那自然是另有不同,而魔种之气撩拨女子花露之地更容易令其动情,果然不过片刻,郭芙随着欧阳克的手口并用,便已经是意乱情迷,不可自持。

  欧阳克此时抬起身子,分开了郭芙诱人的大腿,此时的郭芙已经是完全顺从,她虽然心里还是不愿和欧阳克有此苟且之事,但是身体早已经向这男子投降。

  此时,欧阳克双手搓揉着郭芙的丰乳,笑道:「好妹子,你现在已经这般难受,是否想要我好好淫你一番?解解你的饥渴?」「呜呜呜……你要来就来……要干就……就干……嗯……不要多说废话……」郭芙羞红着脸蛋儿,咬着牙嗔道,她此时感觉到欧阳克那根欧阳克却不急于插入她的身子,而是再次展开风流手段,挑逗这女子的春情,笑道:「我说郭大小姐,你长这么大,难道不知道该怎么求人嘛?现在你要必须求我,我才会给你极度的满足啊……知道吗……如果不求我,我可是不会满足你这小淫妇的……」听得欧阳克此时之言,郭芙咬了咬牙,叫道:「好……我求你……求你……快些……快些……」「快些什么啊?」欧阳克笑道,「你若不说,我怎知道?」「求你……求你快些……快些和我欢好……」郭芙流着泪说出这屈辱之言,自己的心似乎都碎了,只是想到:「对不起,齐哥,芙儿对不住你啊……」若要在以前,郭芙这女子心高气傲,便算是杀了她的头,郭芙也绝对不会向人乞求半句,可是此时周身酥麻难当,在快乐和痛苦中并存,下身更是空虚难忍,无比难受,这等痛苦甚至不亚于后世那些吸毒之人毒瘾发作时候的难受,因此郭芙此时只希望快些畅快欢好,实在无其他可想,便也只能哀求了。

  此时的欧阳克听到身下这丰满熟妇终于开口求欢,不禁十分得意,心想当年未曾征服那黄蓉,可是现在却转而征服了她女儿,想来自己真是十分爽快。

  而郭襄听得自己姐姐这般的淫荡哀求,语气之低下,这可是郭襄从未见过的,而此时郭襄在听得这些淫词艳语,看着眼前的两个赤裸的肉虫,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也着实难受不已,燥热得很,令郭襄也不禁呼呼喘息,她不敢解衣,却也只能依靠自己抚摸自己,才缓缓减弱身上的苦楚。

  欧阳克此时也已经察觉到了郭襄的异常,只不过此时此刻的欧阳克并没有去管这小丫头,他现在全部的精力可都是放在郭芙身上。

  「嘿嘿嘿……你求我干你?那行啊,自己把双腿张开吧……」欧阳克的巨大阴茎此时正在郭芙的下身摩擦,这令郭芙更是难以忍受身上的欲望煎熬,虽然心知不可,可是却无法控制地主动张开自己粉嫩的丰满大长腿,露出了中间的熟妇阴道。

  欧阳克笑道:「来吧,让本公子尝尝看,这郭靖黄蓉的女儿究竟是个如何滋味儿……」欧阳克边说,边双手捧住了郭芙的玉腿,盯着那迷人的粉红肉穴,笑道:「看起来你那丈夫耶律齐也不怎么强大,十六年了,居然也没把你下面那肉操黑,嘿嘿嘿……正好便宜了本公子……」听得欧阳克提起自己的丈夫,郭芙心里更是难受,她也更不知道为什么被齐哥操,下面就会黑,只是心里更是让她觉得屈辱,可此时的郭芙,心里的难受,却无法调动自己的身子上的反抗之力。

  「不要……不要……你不可以……不可以……呜呜呜……」郭芙即将受辱,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了,而刚刚也确实是自己开口求欢,可是此时此刻的郭芙还是在做着垂死的挣扎,浑圆的大白少妇屁股扭动着,一双雪白的美腿做着微弱的挣扎,可是却不如和激烈。

  「现在求饶,那却是晚了啊……」而此时,欧阳克已经把郭芙的大白腿给张开,令她私密的阴部彻底暴露在自己的面前,将那八寸长的大阴茎,对准了郭芙那只有耶律齐才操过的熟女嫩穴,就要插进去。

  「这……这……这人是要把……把那么大一个家伙插进……插进姐姐的下面……天……这……这怎么可以?那么大的东西插进去,还不把姐姐插死?」此时的郭襄不知男女之事,见到那般可怕的巨物此时居然可能要插进自己姐姐的下面女人私密之处,心里更是惊奇不已,可是同时,郭襄却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下一刻,欧阳克一手搓揉着郭芙的丰满乳房,一手捧着郭芙洁白的大腿,下身的巨物对着那诱人的蜜穴就是狠狠地往里插入……「啊!」欧阳克巨大的阳物插入了郭芙那只有耶律齐干过的迷人小穴,粗大的肉棒在一瞬间就将郭芙娇嫩的肉穴给整个儿塞满,这一瞬间,欧阳克一只手搓揉着郭芙雪白的乳房,一边扭动着屁股,将巨大的肉棒对着郭芙的肉体深处干去。

  「呜呜呜……齐哥……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被别的男人干了……」当此时屈辱地赤裸熟妇郭芙,感受到下身的女性最私密的部位被那根巨物彻底占据的时候,郭芙知道了自己最宝贵的人妻贞操,此时已经彻底地丧失在了这个可恶的男人的面前,她的眼泪从迷人的美眸中流淌下来,为自己失去了处女之身而痛哭流涕。

  可是此时,当那根粗大的肉棒插进郭芙的身子之时,随欧阳克扭动着腰部,下体的鸡巴一下下地冲刺着郭芙的身体,肉棒龟头撞击着郭芙的阴部花心之时,欧阳克那巨大坚硬的巨物,如鬼魅妖惑的挑逗,两者同时进攻着郭芙的肉体之时,难以想象的快感,却在这一刻令此时的郭大小姐,耶律妇人的性欲被彻底挑起,一波一波的快感,不断地游涌在此时的郭芙的身上。

  郭芙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快乐,她之前和耶律齐做爱,虽然偶有高潮,可是却从未像现在这般,被每操一下之后,便如达到了剧烈高潮一般的欢乐,那样的快乐,让郭芙很快便无法去想自己的丈夫耶律齐,而是转而在这等极乐当中,被这等剧烈的欢乐带动,彻底沉沦在其中。

  「啊啊……好棒……弄死我了……我……啊……我要死了……快活……啊啊……好棒……啊……用力些……狠狠地弄……干死我……啊啊……」此时的郭大小姐在欧阳克巨物魔种的双重攻击下,早已经完全沉沦,在这极乐中完全失去自我,彻底地沦为了此时欧阳克的玩物。

  一旁的少女郭襄此时看到两条赤裸的肉虫紧贴在一起,自己的姐姐此时叫喊的那般不堪,而这高大男子更如打桩机一般,不断地在姐姐身上蠕动,郭襄越看越觉得周身燥热难耐,她的身体越来越无法控制那热量,仿佛身体里正有一把烈火在燃烧一般,是那样的可怖吓人。

  「啊……我不成了……我……啊……」郭襄此时已经热的不行了,其实说热的不行也不对,这情欲引起的燥热,其实还不如发高烧,但是此时配合上身体里面的情欲燥热,便如同吃了春药一般,两面夹击,会让女子生不如死。

  此时欧阳克的巨物每抽插一下郭芙的肉穴,体内的魔种之力便会随着吸取郭芙身上的女子之气而壮大一分,而散发出来的魔气传入到郭襄体内,让此时的郭襄比吃了春药还厉害,情欲如洪水爆发一般一番不可收拾。

  此时的郭襄已经难以控制地开始宽衣解带,这一来是因为郭襄此时此刻已经被情欲所迷,情不自禁,第二郭襄外号小东邪,从小对这男女之防也不如何在意,外加不通人事,对这男女之防并不如何看中,此时身体太热,她也顾不得许多,为了舒服点,便开始宽衣解带。

  此时因为乃是天寒之时,风陵渡尚在下雪,所以此时郭襄身上穿的乃是厚厚的冬衣,郭襄此时燥热之间,解衣脱裤之时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把厚厚的冬衣解开,衣裳滑落,露出了少女雪白娇嫩的肌肤。

  此时郭襄将冬衣中衣外裤全部脱掉,周身只剩下红色的鸳鸯肚兜和粉红色的四角亵裤,郭襄圆润雪白的肩头手臂和娇嫩的少女美腿都露了出来,此时那小肚兜胸口处微微凸起,少女的乳房已经初次有轮廓,但限于年岁,郭襄的一对凸肉自然是远远不如她姐姐郭芙那般丰满巨大了。

  郭襄脱的只剩下内衣之后,看到身前赤裸的二人,她虽不拘小节,可是此时也已经心里害羞,便不在脱衣,只是忍不住将自己的纤纤玉手伸进自己的肚兜当中,摸着自己那还没发育完全的少女乳房,轻轻地搓揉,郭襄全不懂男女之事,更不懂自慰之法,而黄蓉从小就曾经告诉过郭襄,女孩子的那处私密部位绝对不能随便触摸,手指更是万万不能进入其中,所以郭襄虽不懂男女之事,可是却记得母亲之言,此时虽然身子难受,却不敢去摸那最麻痒的阴部,而是只敢用手触摸自己的椒乳。

  此时的欧阳克早已经注意到了郭襄的情动,当下心里更是欢喜,身下的郭芙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成婚也有十多年了,可是因为长期修炼玄门正宗内功,保养的便如同二十多岁的美女一般,而下身的私处更是因为和耶律齐行房不多,并且没有生育过任何孩子,阴道虽然不如处女那般紧凑,却也是十分有料,欧阳克每插其中,便能感受到郭芙肉穴的肉壁激烈地挤压着自己的肉棒,那种快感当真是舒爽无比。

  更重要的是,郭芙乃是世间少有的美女,其容貌和黄蓉有七分相似,虽因为被郭靖的糟糕基因搞的郭芙美貌逊色黄蓉三分,但却也已经是欧阳克生平少见的绝色佳人了。

  而更重要的是那和黄蓉十分酷似的俏脸,让此时此刻的欧阳克心里对黄蓉那无比强大的欲望此时似乎找到了一个强大的发泄口,他仿佛已经得到了自己最心爱的蓉妹妹的身子,此时压在郭芙的肉体上淫她辱她,只觉生平从未如此快活过。

  此时欧阳克将这美貌熟妇的双腿分开,一下下快速抽插,下体强大的冲击撞刺,令此时郭芙的一对豪乳不住摇晃,而她本人则早已欲仙欲死,不知身在何方。

  「哈哈哈,郭大小姐,你说,我那阳物大不大?」「啊……啊……大……好大啊……啊……太大了……」欧阳克此时一面淫辱郭芙一边用言语挑拨,而郭芙也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在极乐快感下,不由自主地在身体和言语上完全迎合着这个禽兽不如的色魔……虽然说此时此刻在说出这番话时候,郭芙心里面也是很羞耻的,她不能想象自己居然会在另一个男人的淫辱下露出这等姿态,可是此时此刻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周身的那种奇特的快感,伴随着下身大鸡巴每一次的强大抽插,都能让郭芙如同进入了仙境一般,当真是欲仙欲死,这样的快感便算是铁人也是无法承受的,郭芙此时虽然心里不能接受这样的羞耻,可是身体根本不得不迎合着眼前的男人。

  就在郭芙享受着欧阳克的鸡巴顶撞之际,忽然,欧阳克却一下子停了下来,他一把将那本来插在郭芙阴道内的巨物抽了出来……「啊!」这一刹那间,郭芙仿佛是天旋地转,这个世界似乎都失去了那种甜蜜色彩一般,郭芙一下子扑起身子来,一对大奶子随着她的起身而晃悠悠的,她激动地抓住此时的欧阳克,扭动着洁白的身子叫道:「别……不要……不要拔出去……」她骚闷的下体早就已经淫水喷涌,可是此时却迟迟不能达到激烈的高潮,在这种情况下,郭芙怎么能够允许欧阳克就这样不干了呢?那种感觉太难受了!

  此时一旁的郭襄身上便只剩下贴身小衣,内裤随着体内情欲攀升而已经湿透了,此时看到自己的姐姐说出这等羞耻之言,在看到欧阳克从自己姐姐阴道里面拔出来的那根湿淋淋的大家伙,郭襄心里羞耻至极,可是身体上的欲望却仿佛是更加强烈,此时她将小肚兜轻轻掰开,那一抹娇嫩的少女玉乳若隐若现,粉红的小奶头都硬了起来了。

  欧阳克嘿嘿笑着看了一眼一旁无限走光的郭襄,然后看着眼前的郭芙,笑道:

  「郭大小姐,你还是不满足,我知道你这样三十多岁的女人,那需求是很大的,可是本公子却有些累了,不想在你身上动了……」「那……那不成的……绝对不成……」郭芙气喘吁吁,她只觉现在周身如烈火般在燃烧,下身更是酥痒难当,整个人十分难受,现在只希望那根鸡巴再次插入,「我……我难受……我要……你……你帮帮我吧……求求你了……」说到这里,跪在了欧阳克身边,洁白的屁股翘着,看起来是在哀求此时的欧阳克了。

  看着郭大小姐这幅十分诱人的样子,欧阳克嘿嘿一笑,轻轻抚摸着郭芙,笑道:「郭大小姐,你若还想要的话……其实那也容易的很……你可知道观音菩萨吗?」「观音……观音菩萨怎的?」郭芙疑惑地问道。

  欧阳克笑道:「你可知道……男女欢爱当中,可有一招叫观音坐莲?」「观音……观音坐莲?」郭芙还真不知道男女欢爱之中还有这么一招,只因郭芙是个草包,从来对这男女之事也未曾钻研过,而和丈夫耶律齐做爱,也只是一直采用男上女下的姿势,因此当真不知什么观音坐莲,此时听欧阳克这般说,便是一愣,不知道欧阳克什么意思……欧阳克嘿嘿一笑,将头凑到了郭芙耳边低语两句,郭芙先是一愣,接着脸上一阵飞红,可是随即却是牙根一咬,叫道:「好……我……我来……」需知此时的郭芙虽然心里对这事儿羞涩,可是身上实在是太难受了,为了能缓解那种痛苦,当然是什么都干的。

  此时的郭襄疑惑地看着二人对话,相比郭芙,郭襄的性经验那几乎就等于是没有了,更从来不知观音坐莲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此时不禁瞪大了一双美眸。

  而接下来的一幕,却更是让此时的郭襄彻底惊呆了。

  只见此时的欧阳克居然一下子躺在了地上,那一根巨大的鸡巴仿佛一柱攀天一般翘的老高,而此时的姐姐挺翘着赤裸而雪白的大白屁股,居然一下子夸坐到了欧阳克的身上,而她笨拙的握着欧阳克的巨物,自己坐下去,让那巨大的龟头对准了自己那粉红的桃花,然后郭芙迫不及待地就一把坐了下去。

  「啊!」大鸡巴在一次成功贯穿了郭芙诱人的小穴,她的阴道里面本来就是湿润无比,欧阳克的大鸡巴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到她的躯体当中,此时的郭芙感觉到那种激烈地快感再一次回到自己的身上,当真是满足无比,她此时已经忘记了所谓的羞耻感,疯狂地扭动着洁白的臀部,享受着那大鸡巴的蹂躏。

  「啊啊啊……好棒……啊啊……好大……啊……我好舒服……啊啊……舒服死了……我要死了……大鸡巴……插死我了……啊啊……啊……真的……好舒服……太厉害了……啊……」郭芙这还是生平第一次享受到观音坐莲的乐趣,往日里她和耶律齐做爱都是耶律齐压着她干,可这次郭芙却是压着一个男人在自己运动,这种感觉仿佛是一种女人征服男人的快感,居然让平日里好胜的郭芙,此时更感觉到一种别样的欢乐。

  此时的郭襄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已经是彻底地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男女欢爱居然可以这样的搞,自己的姐姐如此放荡地在男人身上扭动腰臀,一边玩儿还一边更是淫荡地乱叫,此时的郭襄早忘了所有的一切,只是一边看着眼前的活春宫,一面进行着羞人的自慰。

  欧阳克此时看着眼前的雪白美女,和黄蓉有七分相似的郭芙一对浑圆的大奶子在自己面前晃动跳动,而她雪白的大屁股更是不断地在自己的身上蠕动,这样的刺激当真快乐,欧阳克淫笑着握着郭芙的奶子,搓着郭芙的大屁股,一边享受着一边淫笑,心里想着:「妈的……郭靖,你个王八蛋,你的女儿现在正在被本公子淫辱,这还只是一开始,将来本公子定要把当年的旧账,跟你算个明白……」此时郭芙和欧阳克便已这种姿势狂热性交,随着郭芙和欧阳克互相缠绵,欧阳克坐起身来抱着郭芙的身子,将头埋入她丰满的乳房中,而双手捏玩儿着郭芙的屁股,腰部也激烈配合郭芙的扭动,这让这个淫荡熟妇郭芙更是欲仙欲死,不可自拔。

  二人这样疯狂交缠了大概小半个时辰,郭芙已经在极乐中达到了两次高潮,自己也累的不行,而欧阳克此时也几乎快要爽快到顶,于是反而将郭芙的身子压住,一阵激烈狂动之下,下身「啪啪啪」激烈碰撞,郭芙依然淫荡的叫床中,欧阳克的阴茎一阵膨胀,一股滚烫的精液,随着郭芙的呻吟和欧阳克的吼叫中,重重地射入了郭芙的体内。

  字数:44841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