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适应女友
适应女友

适应女友

春节过后,W的工作有了很大起色。从她到我所在的城市应聘那个工作到现在,她干了快半年了,已经完全适应了工作,而且取得了一些成绩。那天,她给我打电话,说想出去租间房子自己住,这样比较方便些。-
  我想也好,她那间集体宿舍那么拥挤混乱,也应该有个自己的私人空间,就同意了她的想法。她告诉我说,最近她做了些业务,拿到了三、四千元的提成,租间小房子是绰绰有余了。她让我在离她单位和我家都不太远的地方找个房子,我答应了。-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得加快,越来越多的近郊农村变成了市区,在我家附近的好几个叫“村”的地方,实际早就是城市了。围在城中的农村里的农民没有了土地,他们大多数都是靠出租房子过着悠然自得的悠闲生活。我在北郊一个叫张家村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大概二十平方米的房间,觉得比较合适。-
  这个房间是加盖在二楼,坐北朝南,门前有个和房间面积差不多大的晒台,楼梯下面紧挨着厕所和水管,使用比较方便。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妇女,长的很面善,也很热情,看来不会是个很多事的人,应该是比较好相处的。最特别的是她家装了暖气,我想冬天应该比较好,不会因生炉子取暖而又脏又不安全,也不会太冷。-
  看好了地方,就去把W约来看了一下。她看了地方,觉得勉强可以接受,就跟房东谈好了房租,一个月一百元,水电费另算。然后,我们就借用房东的抹布扫帚,把房间打扫了一下。
-  打扫毕,天也不早了,我们就一起去吃了晚饭。晚饭后,简单地拥抱亲昵了一会儿,然后分手,我回家,她回宿舍。本来,我想帮她把房间布置一下,再帮她把她的铺盖从宿舍搬过来,可不巧的是,接下来我要出差几天,就告诉她要么等我回来再搬,要么先自己找人搬过来。
-  出差回来后,又忙了两天手头的工作,等我再联系W的时候,她告诉我已经搬好了,有时间要我过去看看,我们就约好了第二天我去她的新家看看。第二天是她调休的日子,上午十点多,我就去了她那里。-
  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但小屋被她布置得很温馨,一看就是个女孩住的房间。-
  她的小床放在靠门后的位置,所以开门的时候不会直接看到床,这样私密性好一些。总共只有三件家具,一张单人床,一个小床头柜和一个里面用纲棍撑起、外面覆盖着布的可折叠的大衣柜,另外,地上还放着一只箱子和一些盆啊、暖壶啊什么的日用品。
-  W告诉我,她搬过来住了以后,她的父母和姐姐专门来看过她,又给她置办了一些生活的必需品,本来还要多给她买点家具什么的,但她觉得麻烦,觉得反正也不是长住,东西多了将来还要处理,就没有再买。-
  “你看,你来了也没有沙发呀凳子呀什么的让你坐,你只能坐床上了。”
-  她一边说着,一边给我倒了杯水,“你看,杯子也没有多余的,你就用我的吧,好在我也不嫌弃你。”
-  我问她:“你看你还需要什么,我帮你买点。”-
  她说:“我都想好了,你还真得给我买个东西。”-
  “好的,买什么?”-
  “你给我买个抱枕吧,我晚上睡觉要抱着它睡。”-
  我心里当然明白她为什么要我给她买那个东西,她是想晚上抱着我睡,又没办法说出来。其实,她要自己租房子住,也是想有个方便的地方跟我待着。-
  后来,我们就相拥着躺倒在她那张小床上。从她来到我所在的城市到现在已经半年了,我们才第一次好好地做了次爱。
--
  和W在一起,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抚摩和亲近她的身体,现在有了这个虽然简陋却很私密的空间,我更是急不可待地想拥抱她,爱抚她;W也是热情如火,在我的怀抱里尽情放射着她的温柔和激情。
-  我们倒在床上,很快就各自把自己脱得精光,两个人的裸体立刻就纠缠在一起。这次,有了充裕的时间和私密的空间,我想要好好补偿W,让她感受性爱的快乐,不要再像上次在她同学那里一样受到痛苦。于是,我很温柔地进入她,用我十几年来所积累的性经验取悦她,让她不断享受性欲高潮的快乐。
-  我们在床上一直做爱到下午三、四点,其间我射了两次,还小睡了几分钟,而她则经历了五、六次性高潮。-
  后来,我饿了,她起床为我们俩人泡了两包方便面,吃完,我们继续在床上缠绵。经历了五、六个小时的性爱疯狂后,我有些累了,就搂着她的裸体躺在床上说话。-
  我一直很关心她和小刚的关系,由于以前见面的时间总是很仓促,没有机会好好问问她这方面的情况,所以,我就让她给我讲她和小刚相处的情况,而且,我特别关心她和小刚发生性关系的事。-
  W告诉我,去年夏天小刚放暑假回到家,他们两家的老人看到孩子们工作的事已经确定,年龄也不小了,就希望他们能确定关系。小刚毕业后很顺利地找到了个不错的工作,也是心情舒畅,一身轻松,早早地回到家里,专门对W发起了爱情攻势。-
  他每天吃过晚饭,都会来找刚刚下班的W玩。有时候,他们一起出去玩,或者到镇上的饭店吃饭,或者去卡拉OK厅唱歌跳舞;有时候,他就腻在W的小屋里,两个人天南地北地聊天。-
  终于,他们有一天拥抱在一起接吻了,而且,由于夏天穿的很少,W在自己家里又穿的有点休闲,小刚一下子就摸到了她的乳房,两个人就滚到了床上。-
  W说,接下来小刚手忙脚乱和不知所措让她觉得有点好玩,也有点心疼他,毕竟她已经经历了很多,而小刚看起来还是个未经人事的毛头小伙子。半推半就之间,她让小刚进入了她的身体,而小伙子的第一次做爱几乎没怎么抽动,就一泄如注了。-
  完事后,W突然想到了我,想到了她和我这几年的经历,神情就有些戚戚。-
  她默默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再不肯说话。小刚以为他的卤莽伤害了W,就一个劲儿地道歉,说他很爱她,看到她实在忍不住云云。
-  W没多说什么,只是叹气,最后,她让小刚先回去,她说她想自己静一静。
-  小刚走后,W躺在床上默默地流了一夜的眼泪。她告诉我,这一夜,她想了很多,也想了很长时间,但总是无法真正弄清楚到底应该怎样处理我和她、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  应该说,W是个爱情主义者,她希望她的爱人是可以和她结婚并白头偕老的人。当现实中人们越来越多地追求功利,甚至不惜以爱情和青春为代价去博取金钱、功名、地位以及任何可以得到的既得利益的时候,她仍然坚持为了爱情和自己爱着的人可以牺牲一切的信念。但是,现实似乎嘲弄了这个对爱情有着坚定追求的姑娘,使她不得不在爱情和婚姻之间做出选择。
-  W说:“我觉得我还是个很俗气的人,我也无法摆脱现实的羁绊,我必须像所有人一样,按照正常的生活轨迹结婚、成家、生子最后老去。爱情是个美丽的梦,但梦想很多是不能实现的。我爱的男人并不想娶我,或者不能娶我,但我的生活还要继续,我就必须接受现实。而且,这事对小刚来说也是很不公平的,他一直把我看得很高,而实际上,从传统意义上说,我已经是个很坏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