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的视频记录
人妻的视频记录

人妻的视频记录

是谁动了我的电脑?是嫣吗?我的神经绷紧了一下。-

-这样的念头只在脑海里一闪就马上被我否定了:不会是嫣!以她的性格,如果看到了这些照片,马上就能明白事情不可能再隐瞒下去。这种情况下嫣不会选择删除照片百般抵赖,十有八九会在我一回到家的时候就和我摊明了来说的。-

-黑客?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的电脑里有什么值得黑客光顾的东西?能让一个人天天关注着我的电脑,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能发现这些刚刚存进去的照片。况且,假如真是黑客,也没有必要删除我的照片,他只需要复制过去就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为什么非要让人知道他曾经来过?
--
龙小骑!-

-突然想起娜对我说的话,她曾经表示过没有动手删除自己的照片,当时我还以为她在和我玩什么花样儿。现在看来,她真的没有撒谎!在她电脑上发生的事情和我这里一样。唯一同时接触到两台电脑的,就只有龙小骑的U盘,几乎能肯定,是他在U盘上做了手脚。-

-我马上去找了龙小骑。
--
他不在家,他的母亲客气地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情,我故作轻松地说自己在做一个关于青少年心理的课题,想要请他协助我解答几个问题。我没替他隐瞒的意思,只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单是对付龙小骑于我而言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假使他的父母掺和进来,事情就不那么好处理了。
-
-他的母亲爽快地告诉了我龙小骑刚出门,他是要去一个同学家里。末了说:“这是好事,现在我这个做妈的也不知道他整天想什么了,您是医生,如果肯关注小骑的话,对我们做父母的来说真是及时的很,还要拜托您在他心理上多做些引导……”然后详细地告诉了我那个同学的住址。
--
我在龙小骑之前赶到了那里,当他看到我的时候脸色立刻就变了,将笔记本电脑死死抱在怀里,四下寻觅逃跑的路线。为了防止意外,我的第一句话就下了重拳:“我刚才去过你家了,你家人现在还不知道,如果你跑了,我保证会带着警察上你家去!”
-
-一个孩子,无论他多么聪明,跟我相比较起来仍然只是个单纯的孩子而已,我有足够的把握对付他。但是如果他任意一位家长搅和了这件事,结果都只会把事情变得更糟糕。我知道一个孩子的承受力,所以不能逼龙小骑太急,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事情就会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
-我和他的交锋是在上岛咖啡的包厢里进行的。这里很安静,舒适的沙发,柔和的光线,幽闭的空间。以前我很少来这种地方,只是应嫣的强烈要求才陪她来过几次。嫣喜欢这里的情调,虽然这里的上岛咖啡和苏州的比起来多少显得寒酸了一些,但仍是嫣最喜欢光顾的场所。我和嫣不同,我喜欢呆在家里,喜欢看着嫣穿了睡衣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喜欢嘉嘉叽叽喳喳地跟在嫣身后叫妈妈妈妈。-
-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和一个男孩坐在这样的场合。两个人都不大自在,从龙小骑不时晃动的双膝可以看出来他心里的紧张,他垂着眼睑,双手紧抱着电脑,手指在光滑的机壳上扣着。我甚至觉得有些荒唐,如果不是对面这个由于性激素过高而痴迷于偷窥的男孩,我至今也许还不能确定嫣的出轨,但是反过来对于我来说,知道了这些却变成了一种煎熬。
-
-具体的对话我在这里省略了,因为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整个过程只是我攻击他防御的反复演练。我像是挤牙膏一样一点儿一点儿地把龙小骑所知道的全部榨了出来,事情和我预想的基本上没有什么两样。
--
首先龙小骑承认了是他在U盘里安装了木马程序,只要U盘一连接上电脑程序就会启动,这样无论U盘在什么地方,他都能准确地找到那台电脑并且取回文件。这是龙小骑为了防止U盘丢失而做的精心设置,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也是个对电脑有着天赋的孩子。
--
在我第一次查看照片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监控我了,之所以没有马上动手取回文件,是担心U盘一到我手里马上就出问题,可能我会怀疑他。
-
-在我去找娜的时候,龙小骑才开始从我的电脑上取回并同时删除了存在我电脑里的文件。但他马上就发现了这些文件里缺失了大部分照片,当时的他十分懊悔,以为我已经把其他的照片删除了。-
-
不久在娜查看照片的时候她的电脑同样暴露在龙小骑的视线中,这次他没敢再耽搁,马上开始了远程操控,把文件从娜的电脑上移回。而那个时候,娜正和我对话,注意力不在电脑上面,因此没有察觉到电脑的异常。龙小骑只所以选择删除U盘和电脑里的文件,是因为他也害怕照片泄露出去,最终事情闹得太大会引火烧身给自己带来麻烦
--
他说:“我知道偷窥别人不对,也知道这些东西如果外传会给很多人带来伤害,可还是忍不住想把这些东西和人分享。你找到我的时候,我正是去一个同学家里,想去炫耀我刚才从你那台电脑上拿到的东西。不过我向你发誓,这些照片只有我和那个同学知道,除了你之外,绝对再没有人知道了。而刚刚从你电脑上拿到的视频,连我自己都还没有认真看过。”-

-“视频!”我愣了一下,脑海里马上浮现出娜在阳台上的情形,难道她的电脑里会有关于那些东西的视频?我明显觉得自己心跳加剧了,盯着龙小骑的电脑想:这些视频就在他的电脑里,我想看的话马上就可以看到。龙小骑还不知道他远程登录的两台电脑不是一个人的,他以为那都是我的电脑。所以认为是从我的电脑上偷取了这些视频。
--
是的,现在我就能看到,可我该不该看呢?这些东西一定涉及了娜许多不想让人知道的私密,如果我看了,我就成了像龙小骑一样的偷窥者!这和我一贯的做人原则相违背,我常常为自己内心的坦荡和光明磊落而自豪,同时鄙视心存猥亵龌龊的人,对于对待朋友还要遮遮掩掩处处设防的人尤其反感。-

-“我本来只是好奇才复制了那些视频,等粗略浏览过才发现事情很复杂,涉及到了很多人在里面。”龙小骑低着头说:“这些内容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刺激和震撼了,我猜你一定不会放过我,所以才去找那个同学商量,到底要不要把这些视频保留下来。”
-
-我的好奇心被他的话勾了起来,在这个网络色情发达的年代,究竟什么样的内容才会让他感到“刺激和震撼”呢?几乎没有再犹豫我就下了决心:先看看这些视频的内容,然后为当事人守口如瓶保密一切。-

-在诱惑面前,我不是个圣人。-

-电脑在茶几上打开,龙小骑熟练地操控着电脑,从众多的文件夹里找到了一个文件打开,里面有三段视频文件,他点击开第一段,双击,全屏。
--
图像非常清晰,可以判断是很接近专业的设备拍摄的。镜头被人拿在手里,不时地会大幅度晃动几下,画面从地面上一下子转到天花板,然后又一下子拉回来,娜的身影在镜头里一闪而过,似乎正在弯着腰做什么事情。-
-
一个男人的声音:“宝贝儿!看镜头一下。”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镜头随即被固定下来,娜对着镜头看了一眼,问:“行了吗?你都换了几个角度了,到底好了没有?”她是身前是张圆桌,上面摆满了菜肴,精致的高脚玻璃杯中已经倒上了红酒,镜头里的娜站在靠左边的位置,她的右边,是自己的睡床。-

-这张床我见过,很大,有个巨大的古典式靠背,靠背的上半部分,是一块巨大的镜子,床头的镜子,作用不言而喻,我立刻联想到了之后的情景:两个人关系亲密的情人,在卧室里吃饭喝酒,然后上床,并且用录像机记录下整个做爱的过程。
--
的确很有情趣,也很浪漫。但是他们一定不会想到,这时的镜头,已经变作我和龙小骑偷窥的眼睛。
--
我突然想起了嫣,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提议,但嫣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说:“你怎么这么下流!这种事,偷偷摸摸地做也就做了,还要拍下来干什么?丢死人了!要拍拍你自己,我不拍。”
--
心头微微一酸,那就是从前的嫣!保守而且固执,即使在夫妻之间,也要保持得体和淑女。-
-
现在呢?-
-
镜头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他叉开五指,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小瞧我是吧?跟你说,我拍过很多次了,哪一个和我上床的女人没有拍过?你忘了?和你第一次那回,你痛得直哭,当时拍下来的录像我现在还存着呢!”走到了娜身前,抱住她的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你那时候可真清纯,跟朵花骨朵儿似的。”-

-娜似乎有些不悦,推开了他的头:“那会儿?我现在是弃妇了,如果不替你做这些事,你该把我弃之如履了!”-
-
男人嘻嘻地笑着:“怎么会啊!现在你比以前骚多了,更有女人味了,我爱都爱不够呢,怎么舍得不要你。”
-
-娜撇了撇嘴:“这话,留给你想抱的人说去,我不稀罕听。”
--
男人又上去搂住了她的腰:“那你喜欢听什么?”-

-“我喜欢你玩腻了我,放我一个清静。哎呀……讨厌……你怎么用这么大力气掐我奶头?痛死了……”娜的胸前衣领被扒开,男人的手伸进了胸罩下面。娜皱着眉,脸上的表情很痛苦:“停手……停手你……真的很疼……”-

-男人嘿嘿笑着抽出了手掌,转过身体面对了镜头。-

-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
-
佟!
--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佟会出现在娜的房间,他和娜是什么关系?从两人的对话中可以判断:两个人的亲密程度绝对不止一般的情人!娜知道他和嫣的事吗?一定知道一些,不然她不会那么肯定嫣爱着的还是我!-
-
娜究竟是什么人?她对我究竟隐瞒了什么?我的脑子一片混乱,摸不着一点儿头绪。-
-
镜头里的佟拿东西擦拭镜头,张开嘴,在镜头上哈了口气,继续擦:“宝贝儿!去把那瓶催情药拿来……”
-
-“咚”地一声响,传来娜的声音:“这不是在桌子上了?早给你拿来了!”-

-看着镜头里的佟,我的一个疑问始终没有解开:在电梯里看到他的时候,他理的是个光头,而此时的佟,和之前我在照片里看到的一样都是留了头发的。也就是说,他剃头应该只是这一个月里的事情,按照一个中年男人的习惯,通常不会做很大的外观改变才对。-
-
但这只是众多疑问中的旁枝末节,娜和佟的关系才是我最想弄明白的!她对待佟的态度似乎并不十分尊敬,相反还有几分轻蔑。以佟在社会上的地位而言,娜即使做为他的情人,也不可能放肆到这种地步!而看两人的行为,显然也不单纯是包养的关系。-
-
佟拿起桌子上的一个装着液体的小瓶,打开盖向一只盛了红酒的杯子里滴了几滴进去,然后收起了瓶子。桌子上的酒杯有三个,其他两个他却没有去动。旁边的娜对他说:“够了够了,太多了!”佟看了她一眼,脸上带着些淫邪的意味儿:“多一点儿没关系,保险一些好。我最喜欢看一本正经的良家女人发骚的样子。”又从口袋里掏出些东西,捏了一颗放进酒杯。在东西落入酒杯的刹那可以分辨出来那是颗白色的药丸,酒杯中的红酒泛起了泡沫,药丸在红色的液体里摇摆着缓缓下沉。
--
良家女人?他指的是娜?虽然娜给我的感觉的确端庄秀丽大方得体,可从龙小骑拍摄的照片上来看,娜的行为要说是良家女人似乎并不那么贴切。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里莫名其妙地颤抖了一下,模糊中突然有几分不安浮上心头,这种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可我又抓不着头绪,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
两人先后都离开了房间。镜头里没有了任何活动的迹象,偶尔传来几声佟和娜的对话,却又由于距离太远听不大清楚说了些什么。
-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画面没有任何改变,我和龙小骑都安静地坐着没动,如果有一个人操作电脑,去拖动快进键,这十几分钟会很快过去。我想龙小骑可能是之前浏览过,有思想准备,所以表现得不那么急不可耐。也许是源于对我的畏惧,不敢轻易动作。我自己也很想看到下面的画面,如果问一句龙小骑,他大概会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甚至会告诉我另外两个视频里的内容信息,可我的嘴闭得紧紧的,我不能也不愿意问他。如果我自己操作电脑,这沉寂的十几分钟也会马上过去。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没有勇气那样做,我的手攥成了拳头,掌心里湿漉漉的全是汗水,一颗心全提到了嗓子眼儿。-

-即便是在手术台前,我也不会紧张成这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但是内心深处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这种感觉让我非常不舒服,压迫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也许不会是我想象的那样糟糕!”我在心里一直重复这句话,尽管连我自己也不清楚刚才究竟想象过些什么!-

-门铃突然响起来,接着是娜应声开门的声音,几秒钟后,一个女人略显意外和不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啊?你家……原来有客人的!”
-
-这声音很轻,我对这个声音非常熟悉,甚至只需要前面那个“啊”我就能断定这是嫣的声音!这个时候我突然明白之前内心深处在害怕的是什么了,是的,这是我最不想看到和听到的!嫣出现在娜的房间,意味着接下来的视频内容会和她有关,意味着娜知道嫣是我的妻子。也就是说,她从始至终是在欺骗着我的!也就是说,我那天向她倾诉的家庭悲剧,正是她一手参与策划的!-

-娜的声音:“这是我的老板,专程来看我的,我也没有想到!快进来……”-

-佟的声音:“啊……你好,这是哪里来的天仙下凡啊!我之前都以为娜就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托娜娜的福,今天让我开了眼界!又见到了一个绝世大美女啊……”
-
-嫣的声音里原来的戒备和不安被愉快和羞涩代替:“嗯……你好,我可没有娜娜漂亮,你真会夸人!我只坐一下就走,嘉嘉一个人在家睡呢。”
-
-娜:“那怎么行?佟老板也说一会儿就走的,我不是又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要不,去把嘉嘉抱过来吧,这样我们说话也安心点儿。”
--
嫣:“不用了,我一会再回去看看她。”-
-
佟:“别站着了,都进去做吧,菜都快凉了。”
--
娜出现在画面里,抢先把身子挡住了一张椅子:“佟老板也是刚来,我临时给加了个酒杯,相约不如偶遇,都不要拘束,来……都坐……”-
-
佟紧跟着坐在了右边的椅子上:“能偶遇这么漂亮的女士,真是我上辈子积德行善修来的福气!来来,快都坐吧……”
--
两人的配合十分默契,嫣很自然的坐到了中间的椅子上:“啊……还有酒?这个……我不能喝酒的,我酒量小,很容易喝醉。”-

-娜笑着:“一杯没关系的,这是我珍藏了几年的红酒,好红酒养颜,你多喝几杯才行。”
--
看得出来嫣还是心存着犹豫,红酒是她平时的最爱,而且她的酒量也不是很差,但是娜和佟对于她而言都还是比较陌生的,所以本能地推辞着。-
-
佟和娜同时端起了酒杯,娜对嫣说:“来,先为我这个寿星干一杯吧!我爹妈死得早,没有人给我过生日,今天一下子能来两个人,我很开心的。”-
-
佟把酒杯和娜轻轻碰了下:“生日快乐!”
-
-嫣也端起了酒杯,和娜碰了正要往嘴边送,却听娜说:“这杯一定要见底的啊!谁不喝完我跟谁急。”-

-佟笑着,话里有些调侃的味道:“为了美女,醉死了我去也行。”-

-看着画面里的嫣将那杯酒一饮而尽,我的心也沉了下去。我真希望嫣不要喝那杯酒,或者喝完马上就离开。可我心里十分清楚:嫣的出轨,我的痛苦,都已经从那杯酒开始了,不知道该安慰还是伤心,嫣的第一次是被人设计的,那是个精心布置的圈套!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妻子,仍然是爱着我的那个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