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知道妻子的背叛
知道妻子的背叛

知道妻子的背叛

突然门外传来嘉嘉的叫声:「爸爸……爸爸快来,妈妈哭了妈妈哭了。」声音里夹杂着惊慌失措和迷惘。
--
我条件反射地从椅子上跳起来,猛地拉开了书房的门。嘉嘉正仰着头站在门口,见我出来,抬起了稚嫩的小手指向旁边,喃喃地说道:「妈妈哭……妈妈不乖!」-

-我转过头,看见嫣抱着双膝靠坐在墙角,垂着头,双肩不停的抖动着。长长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脸颊,也遮住了她的表情,柔顺的发丝也同样剧烈地抖动着,我不能立刻确定她在哭泣,但她的身子抖得很厉害,似乎情绪有一些失控。
-
-结婚以后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哭,我一直以此为傲,我爱这个女人,爱她的一切!即使是她偶尔的蛮横和些许的霸道,在我的眼里也是调剂生活的趣味!而此时的嫣,却蜷缩在墙角一隅啜泣,她显得单薄而无助。能看得出她在极力抑制,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但是断断续续地抽噎还是从头发下面穿透了出来。-
-
我的心在这一刹那被这声音击得粉碎。恍惚之间,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时的嫣,也是这样蜷缩在她父亲的病床前哭泣,那个时候,我远远地在病房外看着她,一下子生出了要保护她要安慰她的决心!
--
嘉嘉凑了上去,用小手撩开了嫣垂下的头发,歪着头叫妈妈,用手指去抹她脸庞上的泪痕:「妈妈乖,妈妈不哭……嘉嘉听话……嘉嘉也不哭……」
-
-看着女儿天真无邪的眼神,听着她奶声奶气却又语无伦次的话语,所有的怨恨、羞辱、悲哀突然都不那么强烈了。走过去,把嫣从地上扶起来,拥入了自己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肩膀,张了张嘴想要说些安慰她的话,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嫣把头埋在我的肩头,全身仍旧在抖动着。-

-「我好害怕!」她说。
-
-也许,这时候我该问一句:「你害怕什么?」-

-可能这样的一句话,会是打开彼此隔阂的最佳时机!不知道为什么我没说,也许我比嫣更加害怕,如果事情一旦摊开来,真正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人是我自己。我能彻底原谅嫣吗?如果无法原谅她,我能离开他吗?事情来得如此让我猝不及防,我根本没有最够的心理准备。
--
但我仍旧希望嫣能够在这个时候对我坦白真相,这是她对我,一个称职的丈夫应该有的诚恳!虽然这个时候谈论忠诚对于已经出轨的她来说已经晚了。可是这样的做法仍旧能够表面在我和佟之间,毕竟我的重量要高于他。-
-
可惜嫣什么都没有再说,从我怀里抽出了身体,默默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一些怯生生的可怜,使得她内心的脆弱表露无疑。她弯腰抱起了嘉嘉,转身进了卧室。
--
我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嫣停在卧室的床前,呆呆地站着,似乎在想事情,甚至忘了把嘉嘉放下来。风从阳台上吹进来,掀动着她的裙摆,线条柔美的身体在地板上投射出一条模糊不清的影子。嘉嘉的小脸儿在嫣的肩头露出来,对着我做了个可爱的鬼脸儿,我咧了下嘴角,想要给她一个微笑,脸上的肌肉却僵硬的如同石头。
-
-我的心里突然冒出了朋友的一句话:「你越是害怕失去的东西,往往就是你最先失去的东西。」
--
我要失去嫣了吗?失去了嫣,我还剩下些什么?嫣曾经是多么义无反顾地爱着我!在这件事之前,她几乎是完美的,她曾经是完美的恋人,是完美的妻子!即使现在,在女儿的眼里,她仍旧是天下最完美的妈妈!
-
-是不是所有的幸福,都像是光彩夺目却又脆弱不堪的水晶,经不起轻轻地磕碰,不经意之间随时都面临着分崩离析!-
-
我该不该问她?在我的心底,清楚地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对嫣的熟悉几乎可以让我猜到她应对我的态度。她一定不会再企图隐瞒下去,她的性格是那么的倔强!强烈的自尊不允许她继续对我撒谎,更不允许她对我痛哭流涕着忏悔。即使她明知道自己是错的,即使在她心里还残留着对我的依赖和爱恋。
-
-整个下午,我都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我听过无数关于背叛的故事,也无数次地鄙夷过那些出轨的女人。我自始至终认为:男人绝不能在这样的事情面前隐忍,即使后半生孑然一身形单影只,作为一个有着血性的男人,也应该对这样的女人断然说不!
-
-可此时的我,却发现自己远比想象中懦弱,原来事关自己的时候竟然是这样的滋味!原来抉择竟然是如此的艰难!-

-漫无目的地翻着屏幕上的文件,几乎都是住在同一栋楼里的女人。大多是些穿了睡衣或者内衣裤的照片,也有抓拍到一些极其隐秘的镜头。可以知道的是,那个叫龙小骑的孩子用来拍摄的设备是极其专业的,手法也很纯熟。照片拍摄的十分清楚,甚至有一些运用了远红外线的辅助功能。-

-这个下午显得格外漫长,可以听到嫣在门外走动的声音,嘉嘉跟在她身后嬉闹的声音。我就看着门,希望嫣会突然过来敲门,然后对我说我们谈谈吧。
--
我很想和嫣谈谈,但我知道这个话头却不能由我提起。-
-
嫣始终没有进来。-
-
蜗牛一样的太阳终于西沉,余辉将整个天空染成了金黄色。我收回了思绪,准备关掉电脑出去。我还不能表现的太明显,那样只会把这个家推向深渊。-

-在返回主菜单的刹那,我突然瞄到一个让我心里一动的数字:B-13C。-
-
这是娜所在的房间。-
-
打开文件,里面是整齐而规范的数字标示,照片的数量很多,从序号来看,拍摄的时间并不太久,大约是从一个多月前开始的。
--
点击开图片,一页页地翻看,多数是娜穿了睡衣在房间走动的,偶尔有几张穿着内衣躺在烟台的睡椅上。娜的身材竟十分完美!细身长腿,丰乳肥臀,举手投足间都流露着优雅的成熟女人味道。她正是男人最喜爱的那种类型,即使穿着睡衣,依然遮盖不住诱惑人的玲珑的曲线。我曾经和这个女人有过十分亲近的接触,却没有注意到她竟是如此的曼妙动人。-

-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疑问:从之前的照片来看,龙小骑通常不会浪费很多精力在一些不可能拍到床的房间。而从照片中来看,娜卧室的窗户上大多数时候拉着窗帘,甚至在白天的时间也是这样。这和我在她家看到的完全不一致,那次我在她家里,明明看到她家的窗帘是拉开的。
-
-直觉告诉我:娜的房间一定有吸引龙小骑的地方。不然,他不会一直连续地拍下去。
--
果然在翻过了一多半的照片的时候,出现了一张令我吃惊的图片:娜全身赤裸,身上缠着红色的绸带站在阳台靠墙的位置,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脖颈间有一根很宽的项圈,项圈的边缘镶了金属边,在正午的阳光下闪闪发亮。红色的绸带完全勒在了皮肉里面,使得全身细嫩洁白的肌肤饱满地凸现出来。由于是中午,光线充裕,照片拍摄的极其清晰,可以清楚地看到乳房被勒得有些变形,但更加饱满地贲张着。胯间浓郁的毛发也拍摄得明明白白。-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只是和娜有过一面之缘,但她的温柔体贴落落大方给我的印象极深,我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女人,能做出这样大胆而疯狂的事情。
-
-接下来的几张,角度有细微的改变,龙小骑没有浪费一秒钟,连续的拍摄让我看清了娜的项圈上还连着一根绳索,因为之前的一张绳索被身体挡住了,所以不能分辨出来。而这一张上面,整个身体的侧面全部暴露在镜头里。这样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断定,绑着娜的是一根极长的绸带,这样的绑法,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也就是说,她是被人绑住的。
--
我几乎不能相信,世界竟然是这样的疯狂!原来我不知道的,此时全都展现在我眼前。娜的神情略带惊恐,身体稍微有些畏缩,这让她看起来和原来的高雅淡然有了极不协调的巨大反差。项圈的绳子悬着空,另一头一直伸进了屋里,或者,绳子的另一头,是抓在屋里的一个什么人手里的。-

-果然,在又翻过了几张照片以后,镜头里出现了一个人的手。这证实了我之前的猜测,娜是被逼的,像她这样的一个女人,绝对不可能自愿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让我吃惊的是,那个人的手臂竟然十分白嫩,手指纤细若葱,指甲涂了豆蔻色的指甲油,在强烈的光线下,显得妖异而诡秘。
-
-这竟然是个女人的手!-
-
我突然对娜产生了强烈的同情:赤身裸体被人推向阳台,暴露在别人的眼皮下面,那是多么巨大的耻辱啊!屋里的这个女人,究竟对她有多大的仇恨,才会用如此极端且丧失人性的手段来对待她?
-
-接着的两张脸部特写,可以清楚地看到娜脸上的泪痕,后面的一张,甚至可以看见泪珠在脸庞上流动的样子。我的指尖忍不住地轻轻颤抖起来,心剧烈地跳动着,无法否认的是:这时的我竟然有种奇异的兴奋。如同正在作案的罪犯,既紧张不安,内心深处却又充满了期许。-

-我正在窥视别人的隐私。-
-
接下来是连在项圈上的绳索被拉紧绷直,娜的头被拉得歪向了房间的方向。然后被扯进了屋里。等到再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姿势变得有些怪异,弯着腰极力地将身体扭动成了一个S形,膝盖也是弯曲着的,双腿紧紧并在一起,脸上的表情也有了改变,原来的惊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让人说不出来的一种表情,紧皱着眉头,脸上的肌肉紧绷的很不自然,目光看起来很涣散。
--
她的腿间似乎是夹着一件什么东西。-
-
等到继续看下去,我才恍然明白,夹在她双腿间的,是个从外形看来应该是非常粗大的电动假阳具,从她脸上的表情来看,开关一定是被打开了的。
--
娜就这样赤裸着身体在阳台上面不断地变换姿势,可以断定一定是里面的人在指挥她,因为有几个姿势做得明显非常勉强,显然她没有理解屋里人的意图。但是这些姿势的确让她变得说不出的淫荡,这些姿势都是只有专业女优才能摆出来的造型,不单需要极好的柔韧度,更重要的是需要抛弃女人本能的羞耻心。-
-
我猜想龙小骑之所以一连几天拍摄娜的房间,一定是之前在这个阳台上面曾经出现过类似的场景,或者是由于某种原因没来得及拍摄,因此他才锲而不舍地观察着娜。我低估了他的能力和耐心,这个时刻我突然有些恐惧,不知道他给我的是不是他所拍摄的全部?关于嫣,关于我家,还有没有更多我不知道的留在他手里?
--
我把关于嫣的照片转移到自己的电脑里,然后带着U盘去找了娜。我对这个女人有着说不出的好感,这些照片涉及到了她很重要的私隐,我决定交还给她,让她自己来处理。
--
娜确实很吃惊,当我说U盘里有关于她的照片时她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我想她当时就已经意识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她的眼神里包含了太多的恐惧和羞愧。她先是定定的看了我几秒钟,才缓缓地去接我手里的U盘。也许,她的心里还揣测过我的意图。
--
她打开电脑插上U盘,查看那些照片。为了不让她感到过分尴尬,我转过了身去。
--
约莫几分钟的时间,才听到娜在身后轻轻地叹了口气,说:「谢谢你!我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才好,关于我的这些照片……」-

-我打断了她的话;「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都是你个人的隐私,虽然我看过了,可是并不表示我有权利知道原因。我会把关于你的一切都藏在心底,永远都不对任何人提起。我来找你的目的,是简单地想要提醒你而已,因为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一个女人,原因很简单:我在你身上感受到的,都是善良和体贴!我相信一个善良和体贴的女人绝不是坏女人!我是个朋友不多的人,而现在,我已经把你当做了我的朋友。」-

-身后很长的时间没有声音,我回国头,看见娜头垂得很低,神色有些黯然,目光盯着地板一言不发。过了几分钟,娜才抬起头,对我说道:「范医生,您是个好人!我对我的所作所为感到很后悔很……愧疚……我……没有你想象的那样好……」
--
我向她笑了笑,试图安慰她,可我感觉自己笑得很苦。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完美的女人!即使完美如嫣,曾经让我骄傲自豪和深信不疑的妻子,现在都对我隐瞒了这样让我心碎的事实!-
-
娜默默地看着我,眼神里有些闪烁和迷离,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只是叹了口气,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熟练地拆开抽出一支递向我。我摇了摇头表示不抽,她自己点燃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淡蓝色的烟雾就开始在两人中间弥漫。
--
透过烟雾,娜的脸显得有些朦胧,她抽烟的时候是狠狠的,似乎抽的不是烟而是她的仇人!而她正在一口一口地吞噬对她宣战的敌人。
-
-这时的娜有些颓废,我被她的样子触动着,她和嫣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女人,嫣情绪化,柔弱而多愁善感,是小女人。娜则干练,理智,温和中透着坚韧。不过在我的眼里,女人都需要保护,无论是怎样的女人,都有着某个极其脆弱的一面,如同爱情一样需要被人精心呵护!-

-她犹豫了一会儿,突然把话题扯到了我身上:「你和你妻子谈过了吗?」
--
我摇了摇头:「没,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很爱她,如果事情摊开了,我担心会变得更糟糕!」-
-
娜沉吟了一下,说:「我觉得,你妻子一定是爱着你的。也许,她自己也并不十分明白,你们曾经有过那么多值得回忆和珍惜的从前,这些都是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情感,是你们和好的坚强后盾,绝不会让一个外人轻易就从你身边拉走的!」
-
-「她说和你离婚的假设,是担心你知道了真相无法再接受她,所以她才会急切地向那个人索要安全和保障。你有没有想过,她说的是:如果我因为这件事离婚了!这也许表示她很迷惘,很没有未来感,你在这个时候,要做的是让她知道你会原谅她,这就像对待一个迷途的孩子,没有恐吓,没有愤怒,只有温情地呼唤,才能让她想起回家的路……」-

-我安静的站在那里,听娜冷静而又合理的分析,心中惊异于她的细致和条理分明。也许真的是旁观者清,也许她说得都对,我应该像她说的那样原谅嫣,把她从别人怀里拉回来!我不能没有烟,我们曾经对着所有抵制我们在一起的人发誓会过得幸福。如果在嫣的心里还存在着对我的一分爱,我都不应该把她从自己身边推走。
-
-可是,我真的能做到原谅她吗?我真能够做到隐忍和忽略她在别人怀里一丝不挂地赤裸身体?我真能不介意她曾经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婉转承欢?
--
一回想起在楼梯的一幕,我的心里马上冰冷一片,愤懑充斥在血液里横冲直撞。如果嫣回头,如果嫣做回以前那个专情于我依赖于我的小妻子,我真可以做到忘掉这龌龊的一切继续对着她微笑吗?-
-
如果我逼自己那样做,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我发疯!
--
娜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犹豫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很难做到,因为所有的男人都有独占自己女人的渴望,所有的男人都和女人一眼有着嫉妒和自尊。你现在不愿意考虑这件事情,就不必勉强自己,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够在想明白之前保持着对她的善意,保留住家庭回归正确轨道的机会。缝补过的衣服虽然不再漂亮,可穿在身上一定还是温暖的!」-
-
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娜也不再说话,屋里静了下来。-

-突然被娜的一声呼叫惊醒,看到娜一脸惊异地对着电脑屏幕。而文件夹里所有的照片都不见了!-

-娜和我对视了一眼,说:「照片都没了!」-
-
我漫不经心地应答:「嗯,删除了最好,越少人知道,对你越是有利。」
-
-娜的身体有些发抖:「可是,我没有删除它们啊!」
--
这怎么可能?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如果不是她删除的照片,才是见鬼了!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说,也许她想暗示我,这件事就此终止,大家都当做从来没发生过。她也太不相信我了,我既然肯把照片送还给她(W//R\\S//H\\U),当然不会再让这件事复杂化。
--
看来,她还是对我有防范和疑虑。我有些意兴阑珊,说:「谢谢你的开导,我还有些事情,咱们改天再聊。」
--
转身走出了房间,身后是娜的不解和惊愕:「唉……你怎么……可是……我怎么办?」
--
我没有回头:「不用担心,我会把这件事忘掉的。」-

-回到家里,嫣正在浴室里洗着什么,嘉嘉则抱着个塑料盆站在浴室门口,叫着:「妈妈……给……妈妈……嘉嘉也洗……」-

-书房的电脑还开着,我坐回电脑前,找到包含了照片的文件夹,准备隐藏起来,等我打开了文件,立刻呆住了。
-
-文件夹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