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房东成了我的性奴隶
女房东成了我的性奴隶

女房东成了我的性奴隶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夜晚,我跟朋友在酒吧喝了点酒,回到家后已是夜里12点多,但我一点睡意都没有。
-  於是,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打开电视。-
  这里每到星期五晚上都会有三级片,虽然不太好看,但也能打发时间。-
  电视里一对白人男女正在做爱,与其说做爱,倒不如说是在练气功,慢悠悠的,很是没劲。
-  我看了一会,睡意渐起,不知不觉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鸡巴,而且有人在拿脸蹭我,我吓了一跳,睁开眼,见那摸我鸡巴的人原来是我的女房东。-
  她大概30岁左右,高挑白皙,身材惹火。
-  她丈夫回国已有两个月了,整个屋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见我醒来,她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把她放在我鸡巴上的手拿开,看着我,轻轻地喘着粗气。-
  说心里话,我早想上了她,现在这个大好机会就在眼前,我怎能失去?-
  我轻轻拿过她的手又放在我的鸡巴上,她好像也有点急不可耐,抱住我的头,亲吻起来。
-  我的鸡巴很涨,被牛仔裤磨得发疼。-
  她似乎感觉到我的不舒服,边亲吻我边解去我的腰带,然后帮我脱去裤子。-
  就在她往下把我的裤子的那一刹那,我那又粗又长又硬的大鸡巴“噌”地一下弹了出来。
-  她一把抓住我的鸡巴,一脸的惊讶:“你的老儿怎么这么大?”“你不喜欢大鸡巴吗?”“喜欢”,她的声音里带着兴奋。-
  “想舔我的鸡巴吗?”我问她,她点了点头,俯下身子,但她没有立即去含我的鸡巴,而是仔细地打量了半天,“你的鸡巴真干净”,”那你就快点舔吧”,我有点急不可耐,”-
  是不是有很多人添过你的老二?”她看来是想先玩我一把,我说:“你要是不想舔,就算了,我不勉强你”“我逗你玩呢?”她的眼里露出风骚的神色。-
  说完这句话后,她把我的大鸡巴放进她的嘴里,先吞吐了两下,可能是我的鸡巴太粗,不舒服,她开始像吃冰棍一样舔了起来,她热热得舌头在我的龟头周围打转,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她笑“爽不爽”,“爽,爽死我了”,我想我在浪叫。
-  她的口功很好,从鸡巴到阴囊,再到屁眼,我被她舔的饮水横流。
-  她边舔便用手套弄着我的鸡巴,直到她的手上沾满了我的精液。-
  我忍不住了,一把把她推到在沙发上,以最快的速度扯去她的裤子,然后我看见了她那长着浓密阴毛的阴部,我摸了一把,弄得我满手都是淫水,我知道她同样是已经急不可耐了。
-  我把她的双腿托起,然后自己一只腿跪在沙发上,一只腿半蹲在地上,对准她那微微张开的小穴,慢慢地插了进去。
-  她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然后告诉我“你等一下,你的老二太粗了,有点疼”,我真的没有想到她这个结婚几年的少妇,阴道竟是这么地窄小,我感觉我的鸡巴被夹得有点疼。-
  我轻轻地抽动了两下,他压抑地呻吟这,我问她“行了吗?”,她好像很害怕,“你慢一点”,我点了点头,开始慢慢地抽动,只把鸡巴插进一半。
-  我个人喜欢激烈运动,我喜欢用力地抽插,插得越深,越快,越用力,我的感觉就越强烈。-
  但今天好像不行,我平时幻想操她时,都是猛烈地抽插,但事实好像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轻轻地抽插着,明显感觉到她的淫水越来越多,我试着把鸡巴完全插进去,轻轻一顶,她惊叫起来,“真么啦?”我问她,“你的鸡巴顶住了我的某个地方”,“爽不爽?”“爽,但那种感觉太强烈”,“你会喜欢的”,我感觉我干的不是一个少妇,是一个处女。-
  我每次都把鸡巴完全插进去,但仍不敢用力,我每一下抽动,她都发出动人心弦的浪叫,说实话,我干过的女人中,没有几个叫得这么淫荡的,我越来越兴奋,看她似乎已经忘掉疼痛,我便把她的双腿稍稍举高一点,一挺屁股,用力插了一下,她“啊”的一声尖叫起来,但呻吟中是欢快而不是痛苦。
-  我知道我终於可以以我喜欢的方式操她了。
-  我用力地插她,动作越来越快,她的叫声刺激的我有种要把她插死的冲动。
-  我把自己的两条腿都跪到沙发上,然后把她的双腿放在我的双肩上,以最快的速度,强而有力抽插着。
-  “爽不爽?”我喊叫着,“爽,爽死了”她几乎是嚎叫,“我有没有你老公好?”“你比他好,她是个阳萎”,我终於明白了她的阴道为什么像没有被开发过一样。-
  “喜不喜欢我的鸡巴?”“喜欢,喜欢死了”“我要插死你!!”我咬牙切齿,动作一下比一下用力,我以前干过的女人中,有几个因为我做爱太强暴而和我分了手,说我有虐待倾向。-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虐待倾向,我只知道自己做爱时有点疯狂。
-  我在沙发上抽插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她洩了,双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全身抽搐,喉咙里发出动物一样的叫声,我毫不留情,照插不误,她好像有点吃不消“对不起,我不行了,我被你插得有点肚子疼”,“那我我们换个方式吧”我问她,他应允,於是,我让她趴在沙发的扶手上,崛起屁股,我从后面插入。-
  她的屁股太美了,圆圆的,很结实,有点翘翘的。
-  她好像从来没有被从后面插过,“你一定慢点,我求你了“,“你放心,我一定让你爽得到死”,我用手扶住鸡巴,慢慢地插进她那已被我插得有点红肿的小穴,我看着她的菊花,禁不住用手摸了摸,她不习惯地躲闪着。
-  我用双手扶住她的蛮腰,尽量放慢速度,不太用力地抽插着,“你为什么这么厉害?”她问,“厉害吗?”“你真的好厉害,我都快被你插死了”。
-  我不再说话,慢慢加快速度,加大力气,由於我站在地上,更容易用腰力。-
  她叫了起来,淫荡地叫着,呻吟着。
-  我恢复了我喜欢的速度,插得她扯着嗓子叫着,那叫声中有快感又有痛苦。-
  “叫我老公”,我喊叫,“老公,老公”,她几乎是呻吟着叫了起来,“说老公插死我”,我命令她,她按我说的叫着。-
  大约插了半个小时,我有种想射精的冲动,但又怕射在她的肚里让她怀了孕,我问她,她说没事,说他有事后的避孕药。
-  我放了心,拼命抽插五到六分钟,然后冲刺,射精。-
  事后,她用嘴舔干我鸡巴上的精液,像摊了一样倒在我的身上。-
  我们倒在地毯上,她给我讲述了她丈夫的不重用和自己的苦恼。-
  后来,她丈夫回来了,她仍然找我,说爱上了我。
-  我不愿意和一个有夫之妇谈感情,就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