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给她男友戴绿帽
给她男友戴绿帽

给她男友戴绿帽

相信很多老狼对漂亮的同事都有非分之想,我也不例外。
--
  大学毕业五年了,先後换了两份工作,跟不少妹子共事过,称得上漂亮的其实也就那麽五六个,小A就是其中一个。-
-
  这里称她为小A,是因为她的胸部就A罩杯,长相也只能算是普通。不过她算得上美女,是因着高挑纤细的身材,最动人的是她有着华南(福建、广东、广西一带)姑娘少有的白皙皮肤。
--
  所谓一白遮百丑,再加上165的身高,也可谓鹤立鸡群了。
-
-  我跟小A都在人事部门,平日没少一起出门办事,接触多了自然熟络了起来。
-
-  部门里一帮年轻人,平日里开玩笑都是百无禁忌,偶尔说说荤笑话挑逗一下也不在话下。我看小A也不抗拒,就经常在QQ里跟她眉来眼去的。-
-
  说实话,我是挺喜欢小A的。不过可惜的是,我进公司的时候,小A就已经有男朋友了,两人谈了有两三年了,还同居了。
--
  年轻人都爱玩,我跟一帮同事也经常去唱歌、泡吧、打麻将。
-
-  混久了大家难免会有肢体接触,从最开始桌子底下跟小A勾勾手指,到後面独处的时候搂搂抱抱,以致到了後面接吻抚摸,一切似乎水到渠成,又有些不可思议。个中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都不愿提及,那就是她已经有男友了。-

-  此为前言。-
-
  2015,夏天,周五晚上。部门里四个最要好的人又相约麻将馆,就着外卖和啤酒,昏天黑地地打将起来。-

-  时值盛夏,小A穿了一件薄凉的吊带碎花长裙,胸部倒也显得丰满,大概是穿了装有水袋的胸罩吧,不然每到夏天恐怕都要挺不起腰板。一双高跟凉鞋,让身材显得凹凸有致。-
-
  因为是周五,麻将打起来又是头昏脑热的,时间过得飞快。偶尔歇息的时候,输的人出去买宵夜。
-
-  趁这个机会,该上厕所的上厕所。
-
-  我跟小A也默契地一前一後跑去卫生间,在卫生间里又是一番热吻抚摸。只是卫生间没装空调,不然不定干出什麽事来。-
-
  夏日的蝉鸣隐隐传来,没想一晃眼就快淩晨五点了。大家眼皮也渐渐有些不支,脑子也早游离在身体之外,只好散了。-
-
  走出茶馆,天已微亮,暑气也已升腾起来,清洁工开始打扫马路,整座城市却还在鼾睡,似乎侧耳倾听便能听到人的鼻息。偶尔驶过的几辆车才打破了宁静。-

-  因为跟小A住得近,照例自然是我送她回家。-
-
  下了的士,陪她绕到社区後门,四下除了几声蝉鸣一片寂静。-
-
  此情此景,忍不住又是抱着她狂吻起来,手探进她光滑的长裙,揉捏起她饱满的臀部。这大概就是偷情的乐趣,总是让人格外珍惜独处的机会。
-
-  「咱们还是住宾馆吧,跟我男朋友说了今天住朋友家了,现在回去好像太早了。」小A从我嘴里抽出舌头说道。-

-  这麽一说可把我惊醒了。其实我俩的关系也就差临门一脚了,似乎开房也是早晚的事了。可是小A这话是何用意呢!
-
-  是何用意似乎也不必猜想了,她既然提出我难道说不,那我不是缺心眼吗?
-
-  可是大清早的开房还真不容易,周边找了几家都满房了,只好再打的去了偏僻点的。-
-
  进了房间,小A便进卫生间洗漱起来。我坐在床沿却是小鹿乱撞,不知如何是好。
-
-  小A洗好便往床上一躺,看来真是累了,折腾到现在天已大亮,蝉鸣已是声嘶力竭。
--
  匆匆洗漱出来,小A不知何时坐了起来,一边的吊带已经滑到胸上,露出大半边雪白的胸部,身边放着已经解下的胸罩;双手此时正探到裙子底下,缓缓把黑丝内裤脱下。-

-  「帮我放椅子上,把灯关了快来睡。」-

-  小A一边说着,一边把内裤和胸罩递给了我,便若无其事地躺下了。
--
  等我放好内衣,小A已然睡着的样子。
--
  外面的阳光透过不怎麽厚实的窗帘照了进来,小A上面依然裸露着大半雪白的胸部,下面的裙子拉到大腿上侧,露出白花花的大腿。看得我欲火焚身。
--
  我在她身边躺下,忍不住便抚摸起她光滑的大腿,她不禁微微夹紧双腿,双眼却还是紧闭。她似是累得不行,我却睡意全无。
--
  我半侧起身来,把她那半边吊带轻轻拉下,露出整个乳房。以前只隔着衣服摸过,却没看过。她的乳房确实不大,乳头也小。
-
-  我忍不住揉了起来,手感却也不差。罩杯虽然小,可是乳基发育完全,还是很柔软。
--
  我抚摸着,小A似乎只是本能地加速了呼吸,双眼仍是紧闭。我已顾不得许多,低头吮吸起来,右手从大腿滑向阴部,拂过一片阴毛揉起她的阴蒂。-
-
  「不要闹了,赶紧睡觉啦。」-

-  阴蒂这一揉,真把她揉醒了。-
-
  我顾不得许多,伸手把她另一边吊带也拉了下来,雪白的胸部都裸露在了我的眼前。再把裙尾撂到腰上,露出下面黑色森林,小A就这样几乎全裸地躺在我的面前。-

-  手可盈握的腰肢、扁平的腹部、丰满的臀部、半曲着的浑圆的大腿,还有那诱人的黑色森林,简直是一件天生的艺术品。-
-
  我一时忘了品尝,只是呆呆看着,小A又沉沉睡去,呼吸却有些急促,一头酒红色的长发散乱着,几缕发丝贴在胸上。
-
-  我不自主地轻轻抚摸起她的肌肤,低头吻起她的大腿,再向三角地带进发。
--
  我捧起她的双腿,把头埋进黑色森林,舌头滑过略为湿润的阴唇。
--
  她猛的一震,双手就来推我,娇嗔道:「你干嘛,不可以啦。」这一叫那还得了,我脑子一热,不顾一切地猛咂起来。-

-  她双腿不自主地夹紧,我一边抚摸这她大腿,一边咂咂有声地吮吸着她的阴户。-

-  小A象徵性地抗拒着,嘴里有气无力地说着「不可以」,想要坐起来却似乎没了力气,口中也开始轻吟起来。-

-  我迅速把内裤褪了,掰开她的双腿,整个人压到她的身上,吻着她紧闭的双嘴,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乳房。-

-  她慢慢配合起来,嘴巴也张了开来,嫺熟地跟我舌吻起来,一如我们之前无数次的舌吻。我抓着鸡巴找到她的阴道口,慢慢撑开她的阴道。-

-  她像突然清醒了似的,睁开紧闭的双眼,双手拼命推着我的身体喊道:「不要啊,我不要。」这一喊让我更是欲罢不能,何况开弓哪有回头箭,我鸡巴伴着她的一生惊叫狠狠插了进去,再把她推我的双手反压在床上,鸡巴已在她湿润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  她想要叫出声来却早被我的嘴唇和舌头封住了,扭动着身体想要抵抗却渐渐放下了防备,嘴里也开始呻吟起来,脸上渐渐泛起潮红,一副难受又似享受的表情,又像是舒服得难受的模样。
--
  我鸡巴在她阴道里左右上下三浅一深地捣鼓起来,她也显得轻车熟路,双腿很自然地岔得很开,腰肢配合我的每次抽插往前迎送,看来也是老手。我就抓着她的双脚搭在肩上,一次又一次地冲击她的下体。
-
-  很快她就来了第一次高潮,抓着我的腰部让我停下。-

-  大概五六秒後,她慢慢放下双手,我继续抽插起来,她的呻吟声接着响起,一番挞伐之後,我下面一阵禁脔,一股热液喷射进了她的阴道。
--
  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我还宛若梦中,没想到就这样无套中出了小A,给她男友戴了绿帽。不过据说她男友也不是什麽善类,把妹约炮也是老手,这样想想,也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安慰。-

-  经历了第一次,再约自然是手到擒来。此是後话。-

-  絮絮叨叨,不得要领,还请各位色友海涵。如果大家喜欢,下次再来说说跟她另一次更为刺激的经历吧。-
-
-
  【完】